当前位置:金融投资 > 正文
管清友:中国将迎来最大的投资机会

  从2015年地方“两会”到全国“两会”,“一带一路”作为热点词汇被反复提及。由习大大提出的“一带一路”战略将涵盖26个国家和地区的44亿人口,占世界63%;将产生21万亿美元的经济效益,占世界29%。这个世界上最长经济走廊,最大的市场,将产生最大的投资机会,“一带一路”将改变中国。

  这种改变不仅是长期的,也是短期的,“一带一路”很可能成为2015年影响中国经济增长和市场表现的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我国被动式的紧缩状态很有可能因此在下半年得到反转,并成为上半年股债双牛行情延续的重要托手。

  根据我们的统计,各地方“一带一路”拟建、在建基础设施规模已经达到1.04万亿元,跨国投资规模约524亿美元。预计影响2015年新增投资4000亿元左右,拉动GDP0.25个百分点。

  地方热情爆棚,国内拟投资规模已经超过万亿

  从公开新闻整理的资料统计看,各省2015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上关于“一带一路”基建投资项目总规模已经达到1.04万亿,主要包括重庆、四川、宁夏、江苏、海南、云南、陕西、广西、浙江、内蒙古、新疆、甘肃、青海、广东、福建等省市。

  从项目分布看,主要以“铁公机”为主,占到全部投资的68.8%。其中,铁路投资近5000亿元,公路投资1235亿,机场建设投资1167亿,此外港口水利投资金额也比较大,超过1700亿元。

  从投资主体看,主要以政府投资为主,社会资本参与率依然较低。

  在可辨别项目中由政府以及政府平台公司为投资主体的比重达到了27.9%,政府与企业的合作达到了16.3%,但大部分为地方政府与中国铁路总公司合作投资项目。

  企业投资占到15.9%,但铁路总公司、电网、煤炭等大型国企占到了绝大部分。

  海外投资加快推进,短期投资预超500亿美元

  由中央层面推动的“一带一路”海外投资项目也在快速推进。

  从收集到的20多个海外项目统计情况看,累计拟建、在建投资规模达到524.7亿美元,主要集中在中亚、南亚等地区,投资的方向更多以能源、铁路、公路等基础设施为主。

  其中包括中老、中泰在内的铁路投资达到194亿美元,其次电力电网和管道光缆投资规模也超过了100亿美元。

  按照各个项目的投资周期预估,仅就收集到的资料看,2015年“一带一路”海外投资规模或接近170亿美元。

  “钱袋子”不确定,“一带一路”仍有风险

  以目前政府财政吃紧的情况,中央和地方建设“一带一路”的投资热情能否落地,取决于能否有效扩充“钱袋子”。

  在不搞强刺激、大放水等前提下,我们认为“一带一路”投资的资金来源可能主要依靠三个渠道:债务置换盘、PPP和亚投行。

  1、债务置换盘活存量,但难挤出增量贡献“一带一路”

  在偿债压力、财政压力的前后夹击下,对接政府债务、大胆打开钱袋子正是盘活存量的“开流降水”之法。

  近期财政部披露了地方存量债务置换的基本情况,财政部向地方下达1万亿元地方政府债券额度置换存量债务,而非之前市场传闻的3万亿规模。

  我们预测短时间内地方债务置换将是对接财政存量资金消化的主要渠道,但2015年仅靠1万亿债务置换仍不足以支撑“一带一路”超过万亿的增量需求。

  这是因为,根据2013年6月审计署全国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2015年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和政府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到期规模约1.8万亿,即置换规模仅覆盖今年到期债务的一半多一点。并且,这未考虑:

  1)未被审计署纳入的平台债。根据信托业协会数据,2013年6月底,基础产业的信托融资余额约2.4万亿,但审计署口径仅为1.4万亿;2013年6月底,万得口径的城投债余额约6.9万亿,但审计署口径仅为2.3万亿。

  2)未考虑2013年下半年至今新增的短期限地方债务。

  3)未考虑2015年以后到期的地方政府债务。可见,1万亿用于置换债务到期就已经很困难,更别谈“一带一路”超过万亿的增量需求。

  2、PPP激活增量,但万亿项目签约率仅占1/8

  我们的统计显示,43号文出台前后,34省市区地方政府推出了总额约1.6万亿的PPP项目。

  但到目前为止,真正签约的大约为2100亿,仅占总额的1/8。这既与PPP项目投资时滞较长有关,也与目前融资成本较高、以基础设施为主的PPP投资收益不具备吸引力有关。

  短期来看,上述问题难以解决,因此依靠PPP来实现地方“一带一路”基础项目融资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第一,PPP项目存在时滞。从项目推介到目前为止时间不足半年,PPP推广存在时滞,社会资本短期内难以有效续接政府投资。

  我们的观察显示已成交的项目很多在几年前就开始考察论证,例如上海嘉定南翔污水处理厂一期工程在2012年就开始招标了,直到2014年9月才与中信水务签订了PPP协议。

  这些签约项目近期迎上了政府力推PPP的风口,便作为PPP项目被大力宣传罢了。对于新推出的项目,地方政府和社会资本需要时间论证磋商,上马仍需时日。

  第二,相较于高企的融资成本,投资收益不具备吸引力。由于PPP的公共服务属性,社会资本只能从投资中得到合理而非超额的收益,譬如贵州桐梓县13个污水处理PPP项目内部收益率是8%。

  但目前企业融资成本较高,银行间市场7天回购利率在4.6%,代表市场贷款利率中枢的一年期基础贷款利率(LPR)在5.3%。

  在融资成本、项目低收益和政策方面高度不确定性的三重约束之下,PPP项目对社会资本的吸引力不够。

  3、亚投行与丝路基金备受瞩目,但2015年底前只能一条腿走路

  对于海外投资项目,未来将会有大量资金来自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以及丝路基金上。

  亚投行法定资本1000亿美元,丝路基金的初始投资金额亦达到400亿美元,两家机构一旦成立将通过债券发行等资本市场工具撬动的资金量级必以万亿美元计算。

  不过作为中国高层力推“一带一路”战略最重要的两项金融措施,至少在2015年底前也只能一条腿走路。丝路基金是那条已经走起来的腿。

  2014年11月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丝路基金成立。12月29日,丝路基金正式在北京注册,并于2015年1月6日运营。

  丝路基金从宣布到成立仅用了短短两个月,显示了中央决策层力推“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决心。

  不过,影响力更大的亚投行正式设立的最快时间表也是在2015年底。根据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3月20日的讲话称,将在2015年底正式设立亚投行。

  准备好迎接下一场资本盛宴

  1、“一带一路”撬动2015年投资4000亿元,拉动GDP0.25个百分点

  考虑到一般基础设施的建设周期一般为2~4年,2015年国内“一带一路”投资金额或在3000~4000亿元左右;

  而海外项目(合计524亿,每年约170亿美元)基建投资中,假设1/3在国内,2015年由“一带一路”拉动的投资规模或在4000亿元左右。

  考虑到基建乘数和GDP平减指数的影响,我们预计将拉动GDP增速0.25个百分点。

  2、被动式紧缩有望逆转,股债双牛仍将延续

  从资本市场来看,股票和债券这种双牛的情况,至少在今年上半年还会持续。

  而随着“一带一路”等政策的实施,我国被动式的紧缩状态很有可能在下半年得到反转,从而改变经济增速放缓的预期。

  从这个角度看,“一带一路”很有可能会逆转整个经济运行的基本面和市场的走势。叠加适度宽松货币政策(降准降息预期不减)、资金重配效应继续发挥作用,股债双牛格局有望延续。

相关链接:

作者: 来源:政商阅读 发布时间:2015-03-25 04:08:56
 
 
  我要发表留言  查看所有评论
 

*
 限制字数显示剩余字数,最大长度: 500 还剩: 500
用户名: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