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黄金 > 正文
青海黄金产业的“黄金梦”

  近几年,无论是黄金消费,还是黄金生产、加工与销售,中国都已当之无愧地成为“领军者”。而这其中,迅速崛起并有望打造国内黄金行业第五大品牌的——青海“昆金”,正在全球黄金价格的涤荡中,洗净“铅尘”,有望成为西部最大的黄金冶炼基地,向着“十三五”期间全产业链共赢发展之路稳步迈进。

  在“十二五”开局之时,青海黄金产业与全国一样,在国际价格一路看涨的态势中,高歌猛进背后的创新能力不足、管理相对粗放、综合利用水平不高等等问题,都被隐藏在效益好、规模扩张的背后,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和重视。

  直到国际黄金价格在2013年一年下降26%后,本来就受制于运距远、产业链短、科技含量相对较低等因素的青海黄金产业,眼看着昔日辉煌渐行渐远,这才开始意识到行业已经到了不变革就有可能被淘汰的尴尬境地。

  变革的危机感、紧迫感,使得青海黄金产业开始进行从外部市场要“红利”转变为内生改革要动力的战略转型,两年时间,就锻造成为我省“十二五”期间资源整合最为成功的行业之一。

  2014年全省生产黄金6.8吨,实现工业总产值17.5亿元,实现利润3.8亿元。2015年生产黄金6.8吨,实现工业总产值22.5亿元,实现利润2.2亿元。数字的相同里,是产品结构变化的不同,成品金产量的增加提高了产值。产量多年保持全国前列,起支撑作用的是行业结构的优化发展。

  清晰路径:做大做强黄金产业

  行走在青海境内柴达木北缘、东昆仑、北祁连山,一路排列下去:滩涧山、沟里、五龙沟、大场、抗得弄舍、瓦楞根、松树南沟等黄金大型矿山中,仅已探明的黄金资源量就已经接近500吨,其中工业储量约占30%左右,远景资源量达千吨以上,这样的资本让青海成为黄金资源大省当之无愧。

  而想要促进全省黄金资源有序开发,引导黄金行业加快转型升级、做大做强,制定行业内的宏观发展规划也成为一种必然。

  2013年《青海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促进黄金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出台,将我省黄金发展思路和目标确定为:以都兰黄金产业园为载体,优化产业布局,分散采选、集中冶炼,延伸产业链,强化上下游产业对接,发展循环经济,加快产业升级,推进资源和企业整合,提高产业集中度等,形成规模化的冶炼、精加工和副产品综合利用一体的黄金产业发展格局。

  到2020年,全省日处理矿石量以及黄金工业产值要翻到一番以上,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方向,实现黄金产业探、采、选、冶、精炼以及精加工为一体的全产业链式发展,成为我省矿产品中产业链最长、最全、附加值最高的行业。

  整合转型:资源大省产业路

  2013年6月,按照“产业上游不整合,下游整合”的方式,我省组织协调山东黄金资源开发有限公司、西部矿业集团公司、都兰金辉矿业公司等9家公司在原山金西部冶炼厂的基础上,共同组建青海昆仑黄金有限公司。

  “昆仑黄金”被列为我省“双百工程”重点企业,致力于打造继中金黄金、山东黄金、紫金矿业、招远黄金之后的中国第五大黄金品牌。

  “在成立青海昆仑黄金有限公司之前,青海有上规模黄金生产加工企业5家,但还没有精炼厂,主要是以粗加工为主,向省外输出精矿和部分合质金,粗选的矿石向外运输,运距长、成本高,面对国际市场价格从2011年9月份的1900美元/盎司到今天的不到1200美元,甚至跌破了生产成本。粗放式企业发展的老办法已经行不通了,要发展,就得变!”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所属省黄金管理局局长马新洲说。

  资源整合的成果在2015年得以显现:昆仑黄金累计生产国标金2.9吨,实现销售收入8亿元,而随着新的精炼厂的建设,昆仑黄金打造的“昆金”品牌跻身全国前五的目标正在加速实现。

  行业的大整合,落实在省政府对黄金产业的指导帮扶上,黄金产业园规划正在积极评审完善;生态资源补偿费先征后返相关政策正在协调中;作为我省乃至全国的特大型金矿——大场金矿前期工作已经深入开展……

  与此同时,在省上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昆仑黄金二期难处理200吨/日金精矿冶炼项目已于2014年11月动工建设。项目建成后,金辉矿业等黄金矿山生产的难处理金精矿可以完成省内就地加工。在解决我省含高砷、硫难处理金精矿精深加工难题的同时,将黄金回收率提高到95%以上,年新增工业总产值5亿元。

  降本增效:打响效益攻坚战

  “我们不能左右金价,但可以控制成本。”“只有一个倒闭的企业,不可能有一个倒闭的行业”……这些话源自都兰金辉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启元的切身体会。

  自我加压、苦练内功,是这几年青海黄金行业企业的“必修课”,昆仑黄金有限公司通过回收氰渣中的有价金属,探索白银深加工增值办法等,2015年处理尾渣3200吨,回收金5.85公斤、银177公斤;

  海鑫公司通过周生产安全例会、员工班前会等形式,把成本核算与管理再下沉一级,进一步分解到工段、班组的成本优先战略,企业的安全环保、生产、成本等创造了历史最好业绩——吨处理成本下降至300元以内;

  山金公司在进一步加强全面预算管理的基础上,采取高品位矿石直接冶炼的方式,节省矿石运输和选矿成本,2015年节省成本200余万元。

  这其中,都兰金辉矿业有限公司“十型矿山”建设的企业管理模式和创新能力提升经验在业内得到广泛认可,并在全行业推广。

  针对使用氰化钠环保压力进一步加大的实际,金辉矿业探索用无毒药剂替代氰化物进行尾矿综合利用。最终,通过大量实验,攻克了技术难题,在业内率先试验出了效果较好的无毒提金药剂——绿金,为2016年的生产提供了先进技术与行业竞争力的保障。目前,这项技术已成功在高原地区投入大规模生产。

  走进金辉矿业,可供300余人用餐的食堂,窗明几净,井井有条,在这里企业处处精打细算、事事厉行节约的成本管理,可谓发挥到了极致,每餐的残羹剩饭合起来装不满一盘。就是在这样近乎苛刻的管理下,2015年,金辉矿业通过“提质增效、降本增效”等方式,增加效益3000多万元。

  绿色矿山:黄金产业“终极梦”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在青藏高原的大山深处,在黄金开发的生产一线,能像城市建设的必备音符一样,既有人工湖、景观亭,又有音乐喷泉、健身小广场,6万余株八瓣梅、刺玫、沙枣树等绿色植物在严寒中挺立,花园式矿山逐渐成型。这就是金辉矿业公司在大山深处五龙沟的矿区,“生态保护第一”的发展理念,成为企业在严峻的市场夹缝中求生存,悟出的经济增长与生态环境保护和谐共存的朴素道理。

  2014年,因为推动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节能减排型矿山企业建设,金辉矿业矿区的生态环境明显改善,生态质量明显提高,人居环境、气候条件得到极大改善,成为全省唯一的“绿色矿山”。

  智者察于未萌。坚持走“奉献黄金白银,留下青山绿水”的绿色矿山发展理念,已经不仅仅局限在青海黄金产业中的任何一家企业,循着青海生态立省的轨迹,建设绿色矿山成为业内向成本要效益,向转型要效益之后一种自觉的行动。

  从节能减排,推广采用无废或少废工艺中增加的效益;从坚持综合利用,大力发展循环经济的生态保护中产生效益;从加大绿色环保整治,遵循自然规律,创造拴心留人矿区环境中创造无形效益……

  从2013年开始,连续三年在金价低位徘徊的“阴霾”中,青海黄金行业的资源整合、调整转型之路艰辛却不黯淡,甚至在市场倒逼成本的困境中频闪亮点,产业发展路径清晰而可行,黄金产业的“黄金梦”正逐渐变成现实,这一点尤其值得青海记忆!

相关链接:

作者: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6-02-25 08:00:53
 
 
  我要发表留言  查看所有评论
 

*
 限制字数显示剩余字数,最大长度: 500 还剩: 500
用户名: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