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视点观察 > 正文
吴晓灵:信息及信用影响普惠金融发展

  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到今年两会,党中央和国务院态度鲜明,提出要大力发展普惠金融,“普惠金融是中国金融综合实力提升的重要内容,不要认为普惠金融就是金融为老百姓服务一下,普惠金融是提升我国未来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机制之一。”

  “普惠金融”这一概念由联合国在推广2005小额信贷年时首次广泛运用,并从此为人们所熟知。事实上,目前,国际上许多国家的政府和学者都很关注“普惠金融”,其中实践最为成功的当属孟加拉国的“格莱珉乡村银行”,其覆盖面之广、灵活性之强确实堪称“普惠”之名。我国学界也早在2005年便开始关注和思考“普惠金融”这一概念,金融机构在近几年也为建立普惠金融体系做出了不少努力,但靠传统的方式做普惠金融却没有很好地完成“普惠众生”的任务。

  普惠金融迟迟难普惠

  根据央行2015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我国虽然实现了基础金融体系的覆盖,但覆盖的成本高。传统金融机构维持单个网点的费用超过每年百万元人民币,单笔信贷成本在1000元以上。金融机构的成本压力致使金融资源依然向利润率较高的行业和地区集中,小微企业和农村地区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难以破解。截至2015年底,占企业数量九成以上的小微企业获得的贷款仅占各项贷款总额的26.4%;涉农贷款虽然增长较快,占比依然不足3成。

  同时,过去几年,国家耗费巨资在农村地区布设各类助农机具、小额提现机具等,但是农村现代化支付体系建设进展较慢,农信银支付体系体量较小,对完善农村金融基础设施的促进作用有限。

  数据显示,在中国城镇和农村每万人享受银行类金融服务人员的数量比为329:1,服务覆盖面有待大大扩展;中国72%的成年人不能正确理解风险分散、通货膨胀和复利等重要金融概念。从发展中国家的数据来看,有贷款需求的人,只有21%能通过正规金融机构获得贷款。

  虽然伴随互联网飞速发展,金融与用户的距离在普惠金融的作用下大幅缩短。但不可否认的是,金融服务更青睐于大客户、大企业,个人、中小微企业的缺口依旧很大,真正的普惠远未到来。

  信息、信用缺失是最大问题

  业内人士对此有清晰的剖析,在2015年9月18日举行的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上的焦点话题。 银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峰认为,普惠金融收益低、成本高、风险大,金融机构除了要加强风险管理,保持商业可持续发展外,还要建立风险分担机制。

  原央行副行长,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认为,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对普惠金融的认识仍存在偏差。

  吴晓灵指出:大家把普惠金融狭隘的放在了扶贫,或者仅仅局限于小额信贷上,但是普惠金融是当每个人有需求的时候,能够及时、有尊严的获得高质量的金融服务。第二,金融业发展到现在,失去了自己的发展方向和定位,金融本身就是一个服务业,应该让金融回归金融的本质,为企业服务、为居民个人服务。

  在她看来,影响普惠金融发展最大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信息,一个是信用。如何解决这两个难题是关键,尤其低收入者既没有信用记录,也没有可以抵押的财产,要建立信用,必须从小额的信用服务、信用贷款开始,而互联网金融提供了这样的渠道。

  吴晓灵说:帮助这些低收入者建立信用,从小额信用贷款开始,不能一开始就要抵押、要担保。100元钱、1000元钱……慢慢积累信用。贷款额度会逐渐增大,利息会逐渐降低。从支付宝到余额宝,到现在芝麻信用,互联网给了我们把自己信用表达出来的机会。

  破解之道

  而这些意见和观点也为管理层所采纳,在2016年1月15日,国务院刚刚印发的《关于印发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的通知》(下称《通知》)。

  《通知》明确,要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手段,积极引导各类普惠金融服务主体借助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手段,降低金融交易成本,延伸服务半径,拓展普惠金融服务的广度和深度。

  《通知》鼓励金融机构运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信息技术,打造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为客户提供信息、资金、产品等全方位金融服务。积极鼓励网络支付机构服务电子商务发展,为社会提供小额、快捷、便民支付服务,提升支付效率。发挥网络借贷平台融资便捷、对象广泛的特点,引导其缓解小微企业、农户和各类低收入人群的融资难问题。

  事实上,互联网本身有让金融更“普惠”的特质,通过大数据和云计算,这个时代的普惠金融水平已经有可能解决过去一直困扰普惠金融发展的成本高,收益低的商业可持续性问题。

  例如,成立11年的支付宝很好的降低了单笔支付成本,今天,基于云计算技术的支付宝的单笔支付成本为2分钱,比传统支付方式低一个数量级。同时,支付成本的降低反过来回馈给小微企业。除了部分特殊行业,大部分小微商户收单手续费最低降至0.6%,已经远远低于PayPal平均3%的水平。非营利性机构接入支付宝继续免费,民生服务行业维持原优惠费率。

  数据表明,截至2015年底,中国手机网民数量突破6亿,其中通过3G/4G上网的比例为88.8%,基础设施的建立为大面积推手机支付奠定了良好基础。

  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商业可持续是普惠金融实现发展的前提,普惠并不等同于扶贫。普惠金融在强调包容性的同时还需要满足商业可持续,这也是普惠金融区别于财政转移支付及公益资助等的重要属性。

  从国际经验来看,那些运行有效的普惠金融体系基本上都能够实现商业可持续,比如孟加拉乡村银行、玻利维亚的小额信贷体系等等;相反,那些无法实现商业可持续的普惠金融体系通常很难持续下去,最终也必然会背离实现金融普惠的初衷。

相关链接:

作者: 来源:环球网 发布时间:2016-04-19 06:53:14
 
 
  我要发表留言  查看所有评论
 

*
 限制字数显示剩余字数,最大长度: 500 还剩: 500
用户名: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