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管理 > 正文
小企业管理和大企业管理的区别

  小女孩逃票的故事,从制度管理到人员管理

  以前读了这个小女孩儿逃票的故事,感觉这故事是写给孩子听的,是一个教育的故事,可是最近了解了很多国外的请况,各种的历史,不同的制度,发现完全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解答这个故事。下面就是小女孩逃票的故事:

  十二年前,有一个小女孩刚毕业就去了法国,开始了半工半读的留学生活。渐渐地,她发现当地的的公共交通系统的售票处是自助的,也就是你想到哪个地方,根据目的地自行买票,车站几乎都是开放式的,不设检票口,也没有检票员。

  甚至连随机性的抽查都非常少。她发现了这个管理上的漏洞,或者说以她的思维方式看来是漏洞。凭着自己的聪明劲,精确她地估算了这样一个概率:逃票而被查到的比例大约仅为万分之三。

  她为自己的这个发现而沾沾自喜,从此之后,她便经常逃票上车。她还找到了一个宽慰自己的理由:自己还是穷学生嘛,能省一点是一点。

  四年过去了,名牌大学的金字招牌和优秀的学业成绩让她充满信心,她开始频频地进入巴黎一些跨国公司的大门,踌躇满志地推销自己。

  但这些公司都是先热情有加,然而数日之后,却又都是婉言相拒。一次次的失败,使她愤怒。她一定是这些公司有种族歧视的倾向,排斥外国人。

  歧视妳,相反,我们很重视妳。妳一来求职的时候,我们对妳的教育背景和学术水平都很感兴趣,老实说,从工作能力上,妳就是我们所要找的人。

  「那为什么不收为贵公司所用?」

  「因为我们查了妳的信用记录,发现妳有三次乘公交车逃票被处罚的记录。」

  「我不否认这个。但为了这点小事,你们就放弃了一个多次在学报上发表过论文的人才?」

  「小事?我们并不认为这是小事。我们注意到,第一次逃票是在妳来我们国家后的第一个星期, 检查人员相信了妳的解释,因为妳说自己还不熟悉自助售票系统,只是给妳补了票。但在这之后,妳又两次逃票。」

  「那时刚好我口袋中没有零钱。」

  「不、不,女士。我不同意妳这种解释,妳在怀疑我的智商。我相信在被查获前,妳可能有数百次逃票的经历。」

  「那也罪不至死吧?干吗那么认真?以后改还不行吗?」

  「不、不,女士。此事证明了两点:

  一、妳不尊重规则。妳擅于发现规则中的漏洞并恶意使用。

  二、妳不值得信任。而我们公司的许多工作的进行是必须依靠信任进行的,因为如果妳负责了某个地区的市场开发,公司将赋予妳许多职权。

  为了节约成本,我们没有办法设置复杂的监督机构,正如我们的公共交通系统一样。所以我们没有办法雇用妳,可以确切地说,在这个国家甚至整个欧盟,妳可能找不到雇用妳的公司。」

  直到此时,她才如梦方醒、懊悔难当。

  然而,真正让她产生一语惊心之感的,却是对方最后提到的一句话:道德常常能弥补智慧的缺陷,然而,智慧却永远填补不了道德的空白。

  故事讲到这里已经完了,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从公司管理的角度讲。中国的公司,现在常常讲这是所谓的管理,什么kpi考核呀,什么制度管理的创新呢,什么绩效管理啊之类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到底有多少用,真的要打一个问号,为什么这么说呢,也就是再上完是上面所说的那些创新新的管理制度吧,好多公司在做,好多大公司在做,在不停的设计,很多小公司在学。可是最后设计者,自己不搞了,学习者,学的四不像。颠过来倒过去反而把自己的公司制度搞得不像样子,员工无所适从。记得老子有句话说,治大国如烹小鲜,意思就说是,治理一个国家的时候,特别是一个大国的时候,就要像烹饪小虾米那样,慢慢的做,宁可做晚了,也不要不停的翻,如果要是不停的翻,最终得到的结果是把小虾米弄碎了。也许一个公司没有那么大,但是一个公司做那么长时间已经有一个现行的,可以保证公司正常运作的制度。而当你这个公司,没有产生那种爆炸式发展时,公司的制度其实不需要那样大规模的去创新。

  现在好多的那种书,都是写的,那家公司啊,最后,实现了所谓的制度创新,最后起死回生的一件事情。但是请不要忘记了这是有一个起码的前提的,就是这样一公司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如果不进行创新,这个公司马上就会死。这样,他说就有的那种顽固的势力,既得利益者,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害,他会努力的去支持这种自主创新,而且就算他不支持大多数人支持这个制度创新可以推行下去。但是当几个公司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时候,大多数的公司是没有可能进行制度创新的,他最大的可能是在原有的制度上去修修补补,去尽可能减缓,他的衰落速度,而不是去创新。

  也许说到这时候,会有很多人去批评我,说啊是个保守主义者这看不惯现在的所谓的改革,但是请不要忘记了有这样一个问题,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就是所有的改革,无论是改良性的改革,还是破坏性的革命,对这个群体伤害或者对这个集团的伤害,是远远大于保证现有制度不变,在上面修补造成的伤害的。因为这些东西,对这个集体造成的损失,是很难估量的,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所有的改革也罢是革命也罢是需要时机,宋神宗时期的王安石变法。他当然,是国家富强了,但是他在后世产生了一个更重大的影响,党争,直接导致了宋朝的国力飞速的衰败,最终导致宋朝灭亡。也许有人说我危言耸听。但是如果要是真正了解宋朝史料的,就可以很明显的发现在王安石变法之前宋朝是没有那么厉害的党争的。而到了王安石变法之后,王安石的新法其实没有留下来,但是党争这个传统却开了个极坏的头,这就是为什么后世,其实一直到清朝,谈论到王安石变法的时候,都是反对居多。那为什么现在,对王安石变法的评论却一下子打个颠倒呢。那是因为梁启超的那支笔嘛,梁启超当时变法的环境跟王安石所处的环境是相同的,他为了让自己的变法成为政治正确,所以大力的褒奖王安石变法,最后才形成了我们现在所见到的王安石变法的评论。

  那也许有人就行,又要批评我了,说你这样评论王石变法,咱们改革开放不也是变法吗?这一点就很不一样了。咱们国家的改革开放是由下而上的变法,国家最开始,只是开了几个试点区,说你们可以自己搞,真搞成什么样子我不管,我们试一下看可不可以。如果可以了,这就是制度,我们就按照这个行成制度,如果不行,不行就不行了不行就重来吧。但是我们现在的企业改革却不是这样子的,我们所有企业改革跟王安石变法是一样的,自顶向下的改革。就是,我告诉你,要改成什么样,你就得给我改成什么样,行不行,就这样。这样子不符合民情民意的一种改革,只可能是人亡政息,怎么可能贯彻得下去呢,而真的到了人亡政息的那个时候,公司启不是乱了套了,还能不能继续下去这就是很大的问题了。

  那有人要说了,你说这种管理制度也不好那种管理制度也不好,那我们怎么解决管理方面的问题呢,其实我完全可以像,给小女孩提出意见的那家公司去学习。那家公司说了一句话非常的好:“为了节约成本,我们不可能制定那么多复杂的制度,所以我们需要选择一个诚信的人”。这句话放在我们中国的企业也非常有用,我们也可以去选择这种诚信的人,而减少我们自己的制度成本。我们可以利用社会的这种机制,社会的监督机制,来选择我们所需要的人。也许我们的社会监督机制做不到上法国德国或者欧洲这些国家那么的好,但是我们社会监督也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比如大学生,他是处在一个社会环境下吧,如果学校要是有处分之类的这些学生们肯定不能要吧,参加了一些社会活动的,比如说去孤儿院里照顾过什么孤寡老人啊之类的这种样子学生品德应该没有问题吧,还有些其他的,比如说是啊,学习成绩,都在多少分以上的这些学生至少证明他在上大学的时候不是玩过去的,有一定的自我约束能力。这样意味着我们只需要做好,招录人员的品德管理,就可以减少我们自己的很多制度成本。如果我们招一个我们自己都无法信任的人,我们还要制定大量的制度去管理他,真的是没有必要。

  也许我们现在自己确实是走了种误区,认为管理水平越先进,公司管理就越好,其实我们可以借鉴别人的这种人员品德控制,去减少我们自己的管理成本,这样我们不需要做那么大量的制度创新,我们就可以管理好一个企业。我们去找到那些供我们自己企业的价值观相同的人,然后大家合作着一起工作,注意我用了合作这个词。这意味着:所有人,跟你一起工作的人,是平等的,无论你们是不是上下级关系。物以类聚人与群分,我们找在工作中有共同语言的,一类人,来一起工作效率岂不会更高一些。比找那些,根本就不是一类人的人管理困难,操心又操力,是不是要好很多,也容易很多。

  也许一个大公司确实是有大量的各种各样的不是,一种价值观的人。但作为一个并不是那么大的一个公司,想找到几百个,有类似的价值观的人应该不是那么的难。当然更大的公司,可能应该用更多的方法去管理,去统一一种荣誉感,因为一种同样的荣誉感,比同意统一的价值观,相对来说,应该更容易统一些。

相关链接:

·企业管理者要这样与“不确定性”共舞
  ·专家: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不能只靠末端管理
  ·HRBP:概念化时代的新名词还是管理新模式?
  ·优秀公司避免“衰落”的3个决策规则
  ·管理 要敢于削弱自己
  ·对待下属 管理者要学会“朝四暮三”!
  ·有功反诛 这是为何?(值得深思)
  ·管理就是“戴着镣铐跳舞”

作者: 来源:网易财经 发布时间:2016-08-25 06:50:38
 
 
  我要发表留言  查看所有评论
 

*
 限制字数显示剩余字数,最大长度: 500 还剩: 500
用户名: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