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综合财经 > 正文
中国实施“监管沙盒”的可行性和必要性研究

  近年来,随着新技术的不断发展和金融领域的持续创新,新技术开始向金融领域渗透,金融科技异军突起。金融科技在降低金融业务成本、推动普惠金融落地生根的同时,不可避免地也伴随了诸多风险。欧美国家率先探索新型的监管模式。其中,英国率先提出“监管沙盒”概念,并以此来实现金融创新与监管的新平衡。新加坡、澳大利亚、阿布扎比、中国香港和台湾等国家和地区也随后效仿,在不同程度上开展“监管沙盒”测试。本文结合中国内地金融科技的发展情况及监管现状,对中国实施“监管沙盒”的可行性和必要性进行分析研究,探索适合中国的“监管沙盒”之路。

  沙盒(Sandbox),也称沙箱,取自于计算机语言,多指通过授予应用程序受限的访问权限,为其提供测试环境,早期主要用于可疑软件的测试,其特点是测试不会对真实系统的安全造成影响。将沙盒引入金融监管,形成“监管沙盒”,意在通过新型监管方式,为金融创新提供安全的测试环境。在该环境中,通过特别授权、对测试企业提供监管建议、在测试阶段不采取强制措施等方式,企业能在有效控制金融风险的情况下实现真正的金融创新。

  一、可行性分析

  与“金融改革试点”逻辑相符

  在金融科技快速发展之际,一方面,现行监管制度无法与之相适应,甚至一些监管措施会遏制金融创新,另一方面,监管部门对新生事物不甚了解,监管能力不足,难以准确把握金融科技的发展情况及影响。为应对这些难题,“监管沙盒”应运而生,在小范围内创建一个“缩小版”的真实市场和“宽松版”的监管环境,即以试点的形式在小范围内进行测试,在科学评估的基础上,将成功经验进行总结,将可行方案进行推广,进而制定相宜的新制度。

  中国的国情较为特殊,金融改革不得不“摸着石头过河”。区域金融改革是近年金融改革的一个重要维度,通过有重点、有目的地推动部分地区进行金融改革试点,采取“先试点、再总结、后推广”的模式,促进区域经济发展,为全国层面的整体改革积累宝贵经验(潘功胜,2014)。以浙江省台州市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改革创新试验区为例,通过发展专营化金融机构和互联网金融服务新模式、支持小微企业在境内外直接融资、完善信用体系等举措,探索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题。“监管沙盒”与中国“金融改革试点”的逻辑相符,均是采取先局部试点、后整体推广的方式,可见,中国有实施“监管沙盒”的实践基础。

  监管科技水平提升

  “监管沙盒”的重要创新在于新型的产品、服务、商业模式和交付机制在面向真实市场和进行推广之前要在小范围的真实环境中进行测试。对这些内容的测试,一是需要打破传统的事后监管模式,注重事前引导;二是需要对测试的全过程进行实时、动态的监测和风险预警,尽早发现违规操作和高风险交易;三是需要对事后的测评结果进行分析总结,在机器学习的基础上形成自动化监管。

  目前,我国的监管科技能力正逐渐提升,相关监管系统和工具正在研发。在事前监管方面,我国的资本市场中央监管信息平台和统计信息系统已上线,运用大数据技术等对监管数据进行统一收集、分类、整理以及信息共享,全面提高监管信息化水平。在事中监管方面,我国的反洗钱监测分析系统、反洗钱监管档案系统已经升级,初步构建了涵盖银行业务、资本市场、保险业务的监管体系。此外,我国正在大力强调“穿透式”监管理念,加强对跨行业、跨市场交叉性金融产品的监管能力。可见,我国监管科技的快速发展已为在国内实施“监管沙盒”初步奠定了技术基础。

  二、必要性分析

  平衡金融创新与监管

  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区块链为代表的金融科技促进了金融业务的快速发展。新技术强化了市场稳定性,提升了资源配置率,优化了风险配置,进一步推进了金融业的精细化发展。然而,新技术的出现并未改变金融风险,也没有偏离传统金融的本质,反而将金融风险变得更加复杂和隐蔽,涌现了诸多新风险。对于监管者而言,在金融创新和有效监管之间寻求平衡无疑是一大难点。一方面,若放任金融科技随意发展,不加以约束,难免“野蛮生长”,危害消费者,甚至给金融市场带来潜在的“系统性”风险(英格兰银行行长卡尼,2017)。另一方面,若监管者一开始就对金融科技抱着防备心理,难免会阻碍金融科技的发展,严重抑制金融创新。

  “监管沙盒”解决了金融监管当局面临的两难问题。“监管沙盒”提供一个“缩小版”的真实市场和“宽松版”的监管环境,在保障消费者权益的前提下,允许金融科技初创公司对创新的产品、服务、商业模式和交付机制进行大胆操作。如此,不仅金融科技初创公司可以在规定范围内进行大胆创新,监管部门也可以随时了解金融创新情况,为之后制定金融科技方面的政策法规积累经验。监管部门与金融科技公司可以通力合作,共同推动金融科技的健康发展。

  较“金融改革试点”更为全面

  “监管沙盒”与“金融改革试点”的逻辑相符,在很大程度上“金融改革试点”为在中国实施“监管沙盒”提供了实践基础。然而为何不直接沿用“金融改革试点”思想,却要另辟“监管沙盒”机制?

  首先,“监管沙盒”较“金融改革试点”的试点范围更广泛。“金融改革试点”对区域有一定限制,主要针对条件成熟地区分类开展金融改革创新试点。而“监管沙盒”具有“跨区域、跨市场”的特点,只要测试企业符合准入条件,便可进入“监管沙盒”。

  其次,“监管沙盒”较“金融改革试点”的试点内容更多元。“金融改革试点”不仅需在符合条件的特定区域开展,同时需要突出特色,根据该区域的特点实施专项金融改革创新。“监管沙盒”对测试内容更为多元,不止局限于特定范围,一般包括创新的产品或服务、产品或服务显著异于传统金融业务、能为消费者和社会创造直接价值的产品或服务。

  最后,“监管沙盒”较“金融改革试点”的授权力度更大。由于“金融改革试点”是专门针对特定内容进行改革试点,因此对改革的授权相对单一,一般只放宽某一方面的监管政策。“监管沙盒”则对在内测试的企业进行综合授权。以英国“监管沙盒”为例,FCA对持牌金融机构的金融创新行为提供合规性评估,在其权限范围内提供一定的法律豁免权力;对非持牌机构提供“短暂授权”,允许在沙盒期间测试持牌机构业务,了解消费者对产品或服务的需求,为申请正式金融牌照做准备。

相关链接:

作者:徐琳 来源: 互联网金融 发布时间:2017-07-31 05:39:28
 
 
  我要发表留言  查看所有评论
 

*
 限制字数显示剩余字数,最大长度: 500 还剩: 500
用户名: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