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综合财经 > 正文
方云:推进第三代风险管理体系建设 主动防范金融风险

  从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不难推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国金融领域尚处在风险易发、高发期。随着中国金融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以主动防范金融风险为主旨的第三代风险管理体系将得到进一步推广,对有效降低金融行业的系统风险、化解中国金融安全问题,以及促进金融行业和国际市场的接轨都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不断深化,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发展的速度、方式和推动力,特别是经济结构,都与过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实体经济结构性的失衡,逆周期调控能力、金融企业治理和金融业对外开放程度不足,以及监管体制机制缺陷等问题,造就了当前金融危机易发高发的局面。目前的金融风险除了表现在宏观层面的金融高杠杆和流动性风险等方面,还表现在微观层面的金融机构信用风险上。

  债券市场从打破刚性兑付到风险加速爆发,只用了两年多时间。自2014年市场上出现少量债券逾期后,债券违约现象日益升温。2016年债市违约事件共涉及34家企业发行的79只债券,违约余额高达398.94亿元,超过2014年和2015年违约总和。

  在监管政策趋紧的背景下,2017年前三季度债券违约数量和违约余额均较上年同期明显下降。截至2017年9月30日,中国资本市场上共有128只债券发生违约,违约余额达702.44亿元。考虑到宏观经济下行、债券市场扩容以及货币政策趋紧等因素,2017年全年债券违约规模仍将继续增加,违约增速或将有所放缓。

  风险控制和管理在金融领域一直是一个核心问题。从历史角度看,金融风险控制模型和体系可以分成三代,即定性管理、量化管理和主动管理,其分别对应着金融发展的三个历史阶段。

  第一阶段是从银行的产生一直到1995年,在这段时期金融界使用的风控模型和流程基本是以定性为主旋律,模型也是以记分卡的形式为主,靠的是审批流程和人的感觉及经验判断,以回避损失为主旨,我们可以称它为第一代风险管理系统。

  1996年摩根大通旗下的RiskMetrics推出了在险价值(VaR)的风险量化模型,之后量化模型在金融领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很多自然科学工作者涌入金融界,量化模型在风控领域的广泛应用形成了第二代风险管理系统。这是一个以量化为基础,在组合层面上对风险进行定量测算的体系。和第一代风险管理体系相比,第二代风控模型具有更好的稳定性、一致性和准确性,特别是在组合层面上它可以考虑到各个风险主体之间的相关性,从而使风险叠加的准确性大大提高。

  随着巴塞尔III协议在金融危机后的推广和不断改进,世界顶级投行在金融危机后,从风险定量模型系统转向了主动组合风险管理模型体系。新的第三代风险管理的体系和理念更注重优化风险与回报,主动管理组合风险,即买、卖和对冲。风险不再是一个依靠额度来控制的度量值,而是成为一种可以在市场上交易和对冲的产品。

  CVA(Creditvalueadjustment信用价值校正)交易成了世界各大投行风控体系里不可缺失的一部分。在对CVA的主动管理中,投资银行的风险管理部门把银行的信用违约风险集中起来管理,通过对违约掉期(CDS)的交易来对冲信用风险敞口。对于在市场上无法通过违约掉期来交易的信用主体的风险敞口,则用信用主体所对应的行业指数的违约掉期来对冲。目前以美国的CDX指数和欧洲的iTraax指数为标的的违约掉期交易量为最大,国际金融市场上CVA交易的百分之八十左右是通过行业指数的违约掉期来对冲的。

  第三代风险管理体系与前两代风控体系最大的差别是主动地风险管理,信用风险不再是一个因为缺乏流动性而无法转手的量值。通过违约掉期的交易,银行可以把自己不想持有的风险通过市场来消化掉,把风险以一定的价格分散到市场上那些愿意通过高回报去承担风险的投资者手中。风险的叠加不是简单的加法计算。由于风险相关性的不同,同样一个信用风险敞口,落在A银行手里可能会增加A银行的总体风险,但落在B银行里手里有可能会降低B银行的总体风险。通过风险的交易使风险能以更有效的形式分布到市场的参与者中间,从而大大的增加市场消化风险的能力,进而降低了市场的总体系统风险。

  目前,由于国内违约掉期的大规模交易还没有真正开始,信用风险在中国还不具有市场流动性。因此,国内的金融风险管理系统还处于上述第二代的阶段。由于市场上目前还没有相应的行业信用风险指数,市场的参与者对行业层面的信用风险的认识还缺乏动态的感知,在大规模开放违约掉期交易前市场需要一个动态的、能及时反映各行业的信用风险的指数来让投资者观察行业信用风险的变化和对行业风险进行动态定价。因此,能动态测算单个企业违约概率的模型,将会对目前的市场情况有根本性的改变。

  1997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迈伦·斯科尔斯(MYRONS.SCHOLES)和罗伯特·默顿(Merton),以表彰他们在期权和企业债务定价方面的贡献。其实,默顿模型在测算单个企业信用违约概率领域的应用,早已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国际金融界有过推广。默顿模型的重要输入数据是上市公司的股价,市场波动性及公司的债务结构,用此模型测算的企业违约概率会随着市场数据的改变而变化。与传统的静态的信用评级公司惯用的信用等级违约概率相比,默顿模型所测算的信用主体违约概率是一个动态的,能及时反应市场变化的以量化模型为基础的测量值。如果以此为基点,用单个企业的违约概率来推算各行业的行业信用风险指数,将会对行业信用风险的动态管理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也能推动行业指数的违约掉期交易的发展。

  此前,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发表的题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的署名文章中表示,应对系统性风险,主题是防范,关键是主动。未来金融行业发展大的政策方向,是进一步推进金融业的改革开放,是主动防范金融风险的未来抉择。

  之所以当前及未来一段时间内,金融工作的重点是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是因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国金融领域尚处在风险易发、高发期。随着中国金融改革的进一步深化,相信第三代风险管理体系将得到进一步的推广。在银行和券商对信用风险市场流动性的要求不断提高的前提下,信用风险的交易将大大增强风险在市场参与者中分配的有效性,对有效地降低金融行业的系统风险,化解中国金融安全问题,以及金融行业和国际市场的接轨都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作者介绍:方云,系新华社中国经济信息社新华财经项目顾问

相关链接:

作者: 来源:新华财经 发布时间:2017-11-09 01:15:00
 
 
  我要发表留言  查看所有评论
 

*
 限制字数显示剩余字数,最大长度: 500 还剩: 500
用户名: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