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保险 > 正文
罗胜:保险科技距智能保险还有多远

  一、保险科技是未来保险业发展必由之路

  概括来看,保险公司的扩张和发展可以大致分为内涵式和外延式两大类。内涵式是指在保险业内部扩张、壮大,包括负债驱动型和资产驱动型两种模式,前者的代表是以负债业务见长的传统保险公司,如人保;后者的代表是安邦、生命等近年保费规模上升较快的公司。外延式是指通过寻求行业外的延伸和布局扩张、壮大,包括综合金融和产业链生态两种模式,前者的代表是平安,后者的代表是泰康。

  在内涵式发展模式中,完全的资产驱动型模式并不符合“保险业姓保”的基本定位,随着一系列监管新政的出台,已基本退出了历史舞台。负债驱动型经过保险业三十多年的发展和积沉,其扩张能力和可拓展范围几已触顶,如果不能及时导入保险科技等新动能,仍然通过机构铺设、人海战术、成本控制或降费竞争等老套的传统方式发展,几乎可以断言,这种单线条的传统发展模式已经走到极致,没有更多想像空间了。

  外延式扩张模式中,综合金融模式是某个特定金融发展历史阶段的产物,并不具备可复制性。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虽然人保、人寿、安邦等保险公司都曾尝试营建综合金融集团,但随着国家政策收紧,“再造”一个类似平安集团的全牌照金融集团的历史机缘已经不复存在或很难再现了。或可直言,在相对逼仄的政策空间内,产业链或生态建设是仅有的具现实意义和想象空间的发展模式。

  从技术层面来看,大数据技术的发展让企业生产、经营、管理、决策所依赖的各种内外部数据的采集、处理和应用都有了质的飞跃。基于这种飞跃,就可以对产业链上的各环节重新进行设计,打通产业链上下游,增强产业统筹能力,延伸产业辐射范围,实现更大的业务追求和价值目标。

  从客户需求角度来看,当前保险是用财务给付增强消费者的应对风险能力,未来随着消费者对服务需求的升级,会需要一个更全面、同时更简便的解决方案。而基于人工智能实现的完整客户画像和风险绘图,可以让这个需求真正落地。

  从企业经营角度来看,通过建立保险产业链或保险生态模式而产生的资源,能够以保险供给侧的形式向客户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既摊薄了保险服务成本,又通过提供增值服务获得了额外回报,是一种双赢之举。

  产业链或生态建设模式是新经济时代的产物,与传统经济条件下的多元化模式具有本质上的不同。在传统经济范畴中,多元化的目的是追求利润目标,因而是企业发展产业配置的终点。在网络经济和数据经济时代,多元化的目的是追求实现数据多维化目标,为绘制完整的客户画像,寻求网络协调和职能驱动,并以此建立产业链或生态的基础,因而是企业发展产业配置的起点。换句话说,在新的商业逻辑中,产业链或生态建设模式的核心基础是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科技。尤其是在生态建设过程中,科技成为当之无愧的主角。

  二、保险科技如何影响保险业未来

  受行业发展差异、监管开放程度、业务流程复杂度等因素的影响,不同金融行业的互联网化程度各不相同,但大致都会经历初期起步、高速发展、成熟分化三个阶段。其中,保险业的互联网化虽然尚处于刚起步阶段,却能够代表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

  原因一:能够满足以消费体验为核心的服务内容和服务形式地快速迭代。

  消费是感性的,商业是理性的;买是肤浅的,卖是深刻的;买者有多自如,卖者就有多用心。源于保险科技的行业发展,提升了服务结果的精准性,促进了消费体验的全面优化,为客户创造了更大的价值。

  原因二:遵循成本价值规律。

  近年来,保险业一直积极引进和采用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对公司运营各环节的操作流程和作业方式进行持续改造和升级。其结果,显著提高了行业效率,大幅降低了运营成本。

  原因三:符合社会发展趋势。

  互联网化、科技化是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大趋势。目前全球市值最大的企业中,前五家都是科技公司。互联网科技代表的是未来发展趋势,保险业必须拼力奋战才不会旁道中落,不会消亡。

  从更长远来看,保险科技对保险业产生的是全局性的深远影响。

  首先,基于大数据的深入应用,风险会被更加精准地感知、测定和度量。

  公众对风险的认识越深入、越清晰、越贴切,风险意识就会越强,整个社会的风险管理需求就会越高。接下来,风险管理就会从品质的改善变成人对自身的管理。

  其次,风险管理方式更加多元化。

  传统模式下,保险基本上只专注于“财务替代”。但回到保险的本源可以发现,保险本身并非独立的需求,而是在生产、生活、生命健康的维护过程中衍生出来的风险管理和财富管理的需求,是位于原生需求之上的次生需求或附属需求。

  最后,保险市场格局可能被重塑。

  对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技术来说,其研发和软硬件投入都十分巨大,小公司“玩不起”,一股脑都做平台建立生态体系更不现实。这种情况下,大公司“赢者通吃”,小公司似乎只有出局的命运。最近,蚂蚁金服相继推出“车险分”“定损宝”等一系列保险科技产品,举起了为保险业“赋能”的大旗。未来随着更多科技公司介入,保险科技产品的玩法极可能出现改变,让小公司也能参与进来,从而更彻底地改变行业形态和布局。

  对大中型保险公司来说,这意味着“站队”的选择。要想成为多极化保险市场中的一极,必须转型成为科技企业并能够自成体系,但选择这条路,不仅投入大,而且成败难料;如果选择轻装上阵,加入阵营,则可能永远是舞台上的配角,难有出头之日,有野心的公司往往心有不甘。而对小型保险公司来说,则意味着可能被重新定义。一直以来,国内小型保险公司大部分皆属“小而全”类型,未来随着各种赋能平台的出现,保险作业的外包程度会不断加深;与此同时,在专业化的驱动下,小公司更可能也更擅长在细分市场中扮演“类型化”角色,以往追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公司经营模式将越来越不具备竞争力。

  三、保险与科技融合的困难与挑战

  随着众安保险的上市,保险科技概念更加火热,保险与科技相融合的发展模式再度升温。虽然保险科技听上去如此美好,但在实际上,仍然面临众多困难与挑战。大体上,存在两类限制性因素:一是基础环境条件因素,二是社会规则体系因素。

  基础环境

  数据:可用的数据,可以在线获取的数据,所有经营模式需要的、可以满足模型和算法的数据,以上所指并非“一件事”。中国在过去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社会,包括公共数据在内的数据开放性不够,不能支撑保险科技发展的需要。以康联网为例,所需的客户诊疗及控制、药物、投保人病例、生活状态等信息,来源非常分散;在开放性、可用性方面,大部分存在商业化应用的障碍。同样,车联网也存在类似问题。因而对多数保险市场主体来说,要建立稳定和足够的数据来源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而蚂蚁金服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它在自己可控的范围内切实建立起相对独立的数字王国,并在范围内形成了压倒性的数据霸权,只是对其他保险市场主体来说,这些数据并不具备普适性和可复制性。

  技术: 实验室里的技术,可商业化应用的技术,凭依托公司资源可以组织和调配使用的技术,以上所指也是有区别的。保险公司在技术方面并不具备先天优势,完全外包也不是最好的选择。如何建立与资金成本和业务需求相适应的技术环境,是保险公司互联网化过程中的难题。但从目前来看,随着市场上赋能型科技企业的增加,与保险公司在技术层面达成合作的可选项也随之增多,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中小型保险公司的技术需求。

  生态:互联网生态的建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同时还要面对生态内外其他参与者的竞争。特别是对一个开放性的生态平台来说,如何实现保险业务流程的拆分和解构,如何实现保险流程和基础业务流程的吸收和嵌入,如何建立灵活的管理和业务机制,都需要时间以研究、探索。同样,基于数据的生态建设在商业领域更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其生态建设的边界、演化逻辑、主导力量、驱动因素以及生态之间的相互融入、渗透、协同等,都是商业理论方面的新话题。

  社会规则

  社会规则体系因素涉及社会进步中有关利益的调整。以保险科技为驱动力的互联网保险的成长过程,实际也是社会利益重新进行整体调和的过程,会带来一系列包括监管制度在内的社会规则冲突。互联网金融在建立并形成自身信用机制的过程中,借用了传统金融的信用机制,而社会公众对这种信用机制的转换并不适应,加上我国是一个高度依赖政府信用的社会,民间信用和社会机制相对落后,民众只知有问题找政府,政府转而督促监管,导致监管压力极大。比如,如果对互联网保险公司给予特别待遇,传统保险公司的互联网业务是否可以照章办理?现有一整套建立在传统游戏规则之上的监管体系是否会面临系统性风险?等等。从近年来监管机构开展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的动作和力度来看,这些挑战是全方位的,利益的调整、制度规则的健全、理念的重塑和消费者的教育等基础工程建设还没有完全跟上商业实践的脚步,社会的全方位协同仍需要一个长期过程。

  监管,是保持市场活力的关键

  一是监管的适应性。互联网天然带有创新基因,各行各业进入互联网追求的就是不同的打法。保险是具有强监管性质的金融行业,严密的监管规则对风险进行防范的同时,也因为官方的认可而固化和强化了传统的作业模式。新理念、新技术必须经过严格识别和筛选才可能被监管接纳,大大增加了保险科技的进入成本。因此,监管从导向上对保险科技应抱持相对开放的态度,对于保险科技的作业模式与现有监管规则的冲突,不应简单从合规角度予以否定,而应该向更深层面查找逻辑基础,以风险防范为最终目的,通过规则解释等方式,寻求防范风险与鼓励创新之间的平衡。

  二是监管的稳定性。任何保险科技方面的创新,都意味着人、财、物的大量投入,同时还要面对不确定的市场风险。如果监管规则不稳定,随意变更,对保险科技创新来说,就意味着更多了一层监管风险。如果风险负担过大,则必然打击参与者的积极性,抑制市场创新,长远对保持保险市场的活力也是有害无益。

  三是监管的平衡性。任何创新,本质上都是对现有规则的“革命”。传统保险辛辛苦苦几十年打拼的市场,积累起来的竞争优势,因为保险科技打造的新的商业模式,可能在转瞬之间就被轻易秒杀。如果这种新的商业模式对现有规则的突破是建立在绕过监管规则的基础上,更会加剧利益冲突。在处理这种情况时,监管应注意把握以下三点原则:

  第一,通过打破监管规则获得的价值不是真正的价值,也不是真正的创新。

  第二,要用进步的眼光看问题,不能为了维护传统利益而放弃市场的整体发展和进化。

  第三,对监管来说,守住风险底线是硬道理;原有监管规则被打破后,新的监管规则必须及时跟上

相关链接:

作者:罗胜 来源:当代金融家 发布时间:2017-11-16 08:12:30
 
 
  我要发表留言  查看所有评论
 

*
 限制字数显示剩余字数,最大长度: 500 还剩: 500
用户名: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