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股票 > 正文
金融科技浪潮来袭 证券行业加速布局

  一、金融科技浪潮来袭,传统金融迎变局

  金融科技行业以信息技术为基础,将大数据、AI、区块链等技术,用于银行、保险、证券、投资等领域,从而形成了多种业务。

  金融科技发展三阶段

  根据IOSCO(国际证监会组织)于2017布的《金融科技研究报告》,根据美国的情况,从新兴科技和创新商业模式演进两个方面,将金融科技的发展历程分为三个阶段。

  金融科技1.0的标志是金融机构内设IT机构,用来提高金融机构的运营效率,比较典型的是银行的信贷系统、清算系统。金融科技2.0的标志是移动互联网的应用,比较典型的是移动支付、P2P、互联网保险等。金融科技3.0的标志是IT新技术例如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与金融紧密结合,在信息采集、投资决策、风控等方面带来传统金融的变革,比较典型的是大数据征信、智能投顾、供应链金融等。

  4、金融科技涵盖金融业务全链条

  金融科技涵盖金融业务各个流程,包括资产获取、资产生成、资金对接和场景深入。金融科技生态圈以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为基石,以金融业务为载体,变革金融的核心环节,提高金融业务效率。

  二、我国金融科技发展全球领先,向3.0时代迈进

  在2004年以前,我国实际上已经出现了金融科技的概念,并以金融机构IT系统的方式存在,根据IOSCO的分类,处于金融科技1.0时代。2007年支付宝的出现,标志着我国进入金融科技2.0时代,2013年余额宝出现后,各金融机构加快互联网布局,先后出现P2P、互联网保险、互联网银行等公司。2016年起,金融科技取代互联网金融,站上资本市场的风口,我国金融科技的直接投资位列全球第一,随着新科技如大数据、云计算、

  人工智能、区块链的发展,未来有望与金融领域深度融合,进一步提高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带动我国金融科技进入3.0阶段。

  三、中美金融科技比较

  1)监管情况对比

  从监管情况来看,总体上,中美两国的金融科技监管都经历了由松到紧的过程,但也存在差异。

  美国属于功能性监管,即把金融科技所涉及的金融业务,按照其功能纳入现有金融监管体系。因此,在金融科技业务出现早期,就开始被纳入监管,例如Lending Club和Prosper在早期就接受证监会的监管,数字领域的ICO也被作为证券发行和交易行为,纳入证监会监管。对于现有法律无法覆盖的新领域,政府也能及时立法,例如为了弥补股权众筹监管空白,2012年奥巴马总统签署了《创业企业融资法案》(JOBS Act)。同时,美国采用双监管机制,例如一个网贷机构需要从不同州取得不同置业牌照。

  与美国相比,中国属于被动型监管,对金融科技的监管主要依靠成文的法律法规,灵活性方面相对不足。例如金融科技发展初期,采取较为宽松的“黑名单”策略,即明文规定不可为,规定之外允许尝试创新,给我国金融科技企业提供了套利空间。例如在阿里巴巴、腾讯等企业在开展互联网支付业务的早期,监管部门并未要求其严格按照金融机构的监管规定经营支付业务;在网贷方面,相关部门侧重对网贷平台采取备案管理制度,没有将网贷平台纳入银行监管范畴。2015年下半年起,P2P行业风险逐渐释放,我国开始进行有针对性的专项监管,2016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牵头六家监管机构,针对网络支付、P2P、互联网保险等多个领域发布七个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

  2)创新主体对比

  从创新主体看,我国金融科技的创新主体是互联网企业巨头,BAT凭借技术、数据等优势,建立了 “互联网+金融”闭环,在第三方支付等细分市场中占据领先地位。美国金融科技的创新主体是初创企业,虽然规模相对较小,但数量较多,创新能力较强。

  中美金融科技创新主体不同,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两国金融体系成熟度不同,美国金融市场发展较为完备,线下金融体系已经较为发达,互联网金融公司生存空间较小,金融科技企业更多是补充未被传统金融企业覆盖的领域,而在我国,由于传统金融覆盖率较低,互联网公司有充足的空间进行业务扩张。

  3)资金端和资产端的比较

  资金端比较

  从资金端来看,资产管理市场主要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中美相同,市场以散户为主;第二阶段市场机构占比提高,中美发展有所差异,我国因银行理财等刚性兑付产品存在,财富管理主要以信托、私募和公募基金销售为主,美国基金管理则从主动向被动转化,ETF产品发展迅速;第三阶段中美殊途同归,向金融科技迈进,中国80、90后对互联网巨头的信任度超过传统金融机构,美国资金寻找相对高收益率另类资产,为网络理财、智能投顾等金融科技公司的发展,提供了空间。从中美两国具体案例看,金融科技公司在资金端方面的创新也存在不同。

  资产端比较

  在资产端,可以分为一级市场股权、二级市场股权、消费信贷、房产信贷和中小企业信贷等,从中美两国具体案例看,金融科技公司在资产端方面的创新也有异同。

  4)发展潜力对比

  在金融科技方面,美国起步较早,由于监管管理严格、公平信贷条款限制,以及来自传统金融机构的竞争,目前仍未形成规模,例如在信用卡领域,网络借贷两大金融科技公司Lending Club与Prosper业务规模仅占信用卡行业的1%。

  而中国金融科技起步晚,但目前发展势头迅猛,未来发展潜力更大。首先,我国中等收入人群规模很大,根据上海社科院预测,到2020 年中国中等收入群体人数将达到总人口数的40%,对金融理财产品需求巨大。其次,我国互联网普及率高,电子商务销售份额全球居首,根据DBS预测,我国零售电子商务销售全球份额在2020年将达到59.5%。此外,我国消费者对互联网金融服务接受度强,根据BCG调研,80%的中国高净值人群接受包括电子银行、第三方支付、互联网理财、智能投顾等金融产品和服务,2016 年6 月,蚂蚁金服旗下余额宝服务的客户超2.95 亿人,管理的资产规模折合960 亿美元,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线上基金之一。

  四、国内券商积极拥抱金融科技浪潮

  1、金融科技将为券商带来什么?

  1)降低边际成本,覆盖长尾客户

  在我国证券市场中,以自然人投资者为主,其中,小市值账户占比很高,截止2016年底,持有A股流通市值在10万以下的自然人投资者账户达到3564.56万户,占自然人投资者账户比例为72.29%。

  目前,券商投顾主要面对高净值客户,提供一对一的财富管理服务,收取顾问费、佣金及收益分成,服务费较高,对于可投资资产低于50万的客户,由于人力的限制,客户难以接受较高服务费等因素,人工投顾难以覆盖。智能投顾的出现,可以解决“十万美元困境”,由于智能投顾具有“一对多”的特想,边际服务成本可以忽略不计,通过收取较少的服务费,覆盖广阔的长尾市场。

  2)重构数据处理方式,提高服务效率

  金融业的核心是信任问题,目前,券商通过各种流程设计来解决信任关系,如产品登记、资金托管等。金融科技将重构券商的信息处理方式,例如:云计算可以大幅提高上层数据存储、计算的能力,从而大幅提升券商的清算结算、风险管理、客户服务等方面的速度,降低对网点的依赖性,降低券商的运营成本;基于证券交易活动的可追踪、可追溯和不可篡改性,区块链技术可以通过技术背书而非中心化的信用机构建立信任,从而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和安全性。

  3)优化用户体验,增强客户黏性

  金融科技在增强客户黏性方面也大有可为,首先,在便利度方面,移动终端的普及使用户可以足不出户地享受在线金融服务,例如可以进行远程开户、在线交易等,未来随着人脸识别技术、生物识别技术等普及,线上服务体验会更加优化。其次,券商可以通过大数据等技术提供更加个性化的金融服务,例如智能投顾可以根据投资者的风险偏好,考虑投资者的财务情况,推荐专门的投资组合。此外,随着科技的普及,可以将金融与场景深度融合,使客户能够在构建的场景中完成其金融及生活服务。

  2、国内券商积极拥抱金融科技浪潮

  在金融科技的大潮中,券商也被席卷而入,纷纷进行金融科技布局,研发投入不断增长,IT队伍不断壮大。与互联网公司多点布局相比,国内券商发展金融科技的着力点主要是移动终端建设、大数据、人工智能方面。

  在移动终端建设方面,采取多元化移动互联网布局模式,发展微信公众号、微博、网站、展业平台等多种模式,并不断进行系统完善和升级,持续引流客户,提高客户活跃度;在大数据方面,建设数据平台,进行大数据挖掘、分析和应用;在人工智能方面,通过自主研发或者合作开发机器人投顾等产品。

  六、金融科技在证券行业的应用方向

  未来,金融科技与证券行业会更加紧密结合,在某些领域可能会颠覆现有的业务模式,并带动服务成本大幅降低、效率不断提升、覆盖范围持续扩大。从近期看,金融科技在证券行业有几个应用领域最值得期待:生物识别、智能投顾、量化投资、区块链。

  1、生物识别

  1)生物识别目前以指纹识别为主,人脸识别发展迅速

  生物识别是利用人体的固有生物特征,通过生物统计学方法和计算机运算能力,鉴别出个人身份。生物识别源主要包括人脸、指纹、虹膜、静脉、声纹等。在各项技术中,指纹识别发展最早,应用也最为广泛,占整个生物识别市场规模的一半以上,其次是人脸识别和虹膜识别,其他方式市场占比很低;从增速看,人脸识别市占率增速最快,已被运用到门禁、考勤、金融业务等方面。

  在证券行业,目前生物识别主要用于远程开户,但由于人脸识别开户还是存在一定的错误率,按照中证登的要求,仍然需要人工核对环节,未来随着技术水平的提升,错误率的降低,生物识别将应用于证券业的更多领域如账户登录、在线交易、在线金融服务等。

  2)生物识别发展存在的障碍

  首先,生物识别在技术上存在一些漏洞,存在干扰因素影响识别结果的准确性,例如“指纹手指套“会使指纹识别技术失效、感冒后声音变化会导致声纹识别准确率降低、佩戴美瞳可能影响虹膜识别等。未来生物识别抗干扰能力提升、准确度增加将依赖于技术的进步。

  其次,生物识别需要采集生物信息,就会涉及到用户隐私保护的问题。虽然我国已有法律明文规定,泄露公民个人信息构成违法犯罪行为,但生物识别的适用范围、技术安全和信息保护等相关法律法规尚不完善,监管能力还有待提高。

  此外,采集的生物信息在传输、存储过程中存在数据安全风险。一些黑客可能通过非法途径获得客户的生物信息,并用获取的信息进入客户账户,窃取资金等。例如在2017年9月7日,美国信贷机构Equifax因黑客入侵,导致1.43亿人左右的个人信息被泄露。

  2、智能投顾

  1)智能投顾的服务模式

  

  2)智能投顾在美国发展最为迅速和深入

  2008年起,智能投顾陆续在美国、欧洲兴起,起初是出现一批提供资产管理服务并收取相关手续费的金融公司,成长较为缓慢。经过几年的发展,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提供智能投顾业务的公司数量迅速增加,目前已遍布全球,在美国发展最为迅速,有多家知名的智能投顾平台。除了初创的智能投顾公司,传统金融公司也不断通过并购、自行研发等方式涉足智能投顾领域,例如全球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贝莱德协议收购了Future Advisor;美林证券准备引入机器人做财务顾问。

  在美国的智能投顾市场中,管理规模排名前五的公司有:Vanguard(先锋基金)、Charles Schwab(嘉信理财)、Betterment、Wealthfront、Personal Captial,这五家公司的智能投顾产品在核心模式、资金门槛、投资标的、费用等方面各具特色。

  3)我国智能投顾起步较晚,目前还处于研发和试用推广阶段

  投资顾问供需极不平衡,我国智能投顾存万亿空间

  在我国,资管业务稳步发展,根据基金业协会数据,截止2017年三季度末,基金、证券、期货、私募的资产管理业务总规模逾50万亿;同时,我国居民对互联网理财接受度高,据艾媒咨询预计,到2017年底,中国互联网理财用户将达3.84亿,互联网资管业务发展前景可期。

  证券业协会发布的《基金个人投资者投资情况调查问卷分析报告》显示,我国居民投资金融产品配置中,银行存款占比41.3%、公募基金占比22%、银行理财占比20%,金融资产配置十分集中,有近一半的投资者表示需要投资顾问的建议,20%的投资者认为资产配置服务很有必要,显示出我国居民对投资顾问的需求很大;同时,根据证券业协会和中证登数据,截止2017年三季度,持证投资顾问数量为37933 人,投资顾问与投资者数量之比小于1:3000,投资顾问的供给极少。

  智能投顾由于一对多、边际成本可以忽略不计的特征,正好可以弥补投资顾问领域的供需不平衡,发展潜力巨大。根据BCG预测,2020年中国资管规模约174万亿,按3%的渗透率计算,2020年我国智能投顾资管规模或超5万亿,按0.2%管理水平计算,收入规模将超百亿。

  受到技术、政策等制约,我国智能投顾仍处于研发和推广试用阶段

  投资顾问的演进历程可以分为传统投顾阶段、在线投顾阶段和智能投顾阶段,智能投顾阶段又可以分为半智能投顾和全智能投顾阶段。

  半智能投顾的资产配置计划由机器人得出,但只能作为一种参考,经过人工决策后才能形成最终投资建议,用户与传统投资顾问有更多互动,例如Vanguard、Charles Schwab。全智能投顾的资产配置计划完全由机器人得出,人工干预很少甚至不干预,例如Betterment、Wealthfront。

  从行业发展情况看,受制于技术限制,基于传统金融机构的客户和渠道资源,目前半智能投顾处于领先地位,但随着技术进步,未来全智能投顾将成为市场主流。

  与美国相比,我国智能投顾起步较晚,目前处于在线投顾阶段,2016年起,智能投顾才真正开始发展,受到法律法规、数据技术、盈利模式、投资者结构、资源人才等制约,大多停留在研发、概念阶段,少数处于推广试用阶段。

  4)我国多类机构搭建智能投顾平台

  目前,我国的智能投顾平台已有数十家,主要有几类参与者:1、初创金融科技公司;2、BAT等互联网巨头;3、互联网金融公司;4、银行、券商等传统金融机构。按照波士顿咨询的分类,可分为个人导向、算法驱动及人机结合三类。

  5)多家券商打响“智能投顾抢滩战”

  面对汹涌来袭的智能投顾浪潮,根据海外资管公司的实践,我国证券公司可以采取两种方式应对:1、通过全部或部分收购智能投顾公司,获得基础设施和知识;2、通过与互联网巨头或金融科技初创企业合作,开展智能投顾业务;3、自主开发智能投顾解决方案。

  目前,已有多家券商开展智能投顾业务,主要可分为资产配置、股票买卖点两大类,有智能客服、智能投顾、智能追基、智能理财等模块。从本质上看,券商的智能投顾业务大多数还是属于“炒概念”,并没有实现的“智能”,大多智能应用主要靠代工,还需更多突破和创新,中坚力量是一些互联网业务开展较早的大型券商,如广发证券、华泰证券等。此外,法律监管和行业定位尚需明确、模型的有效性方面有待完善、投资者的理念也需要逐渐转变。

  3、量化投资

  1)量化投资的流程

  量化投资主要分三大流程,信息的输入、策略模型、信息输出,量化投资的核心是数据和模型。首先,为了得出正确的结论,需要输入准确完善的数据,而金融科技发展带来的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革新,提升了数据挖掘和分析能力。此外,在模型搭建中,影响因素很多,需要经历严谨、复杂的过程,对专业化能力要求很高,目前量化投资公司的主要盈利模式是售卖策略。

  2)国外量化投资发展已相对成熟

  20世纪70年代,量化投资在海外出现,1971年,巴克莱国际投资管理公司发行了世界上第一只被动量化基金,标志着量化投资的开始。从整体情况来看,量化投资在海外发展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兴起期(1970年-1977年),以第一只被动量化基金和主动量化基金兴起为标志;第二阶段是缓慢发展期(1977年-1995年),主要是由于计算机技术发展不充分的制约;第三阶段是爆发期(1995年-至今),基于互联网技术的兴起。目前,在海外,通过量化模型下单和下达指令的比例超过50%,并广泛用于资管产品的管理,截止2016年,量化投资的理财产品管理规模已达3.2万亿美元。

  3)我国量化投资发展加速,未来在交易、资管等领域将大有可为

  我国量化投资发展大体也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10年以前,量化基金主要用途是交易工具,特点是高Beta,以公募基金的指数型和类指数型产品为主;第二阶段是2011-2015年,随着沪深300指数期货出现,对冲策略成为可能,量化基金主要用于资产配置,特点是风险低收益稳健;第三阶段是2016年以后,由于股指期货在强监管下流动性极低,量化基金以多空策略、股票多头策略为主,对冲品种从股指期货向商品期货、国债期货等。

  与海外相比,我国量化投资在规模、水平、环境等方面差距仍较大,但近几年发展明显提速,截止2016年底,我国量化基金总规模超1000亿元。从收益率看,2016年九成以上量化基金跑赢沪深300指数,主动型量化基金表现较优。

  未来,在金融领域有几大应用方向:1、交易领域,量化投资在下单速度、提高效率、降低人力成本等方面优势明显;2、资管领域,量化投资在信息获取、分析和处理,以及管理资金规模等方面具有优势;3、智能投顾领域,量化投资可以应用在筛选投资组合、交易执行等环节。

  4、区块链

  1)区块链在证券行业的应用空间十分广阔

  在证券行业中,区块链的应用前景十分广阔,区块链可以驱动证券行业向弱中性化、强交互信任发展,改变证券行业的基础系统、业务模式等。区块链在证券交易前、中、后三个环节都有应用空间,包括识别客户、反洗钱、信息披露、证券的发行、转让,登记、存管、清算、交收、数据共享等。

  在区块链多个应用领域中,证券发行和转让、登记、保管、清算和交收的应用潜力更大。基于区块链去中介化、不可篡改性、时序性,区块链展现了多种优势:1、区块链使交易流程更简洁、快速、减少重复功能,交易日和交割日时间间隔可从1-3天缩短至10分钟,提高交易效率:2、信息记录准确及时,有利于市场各方面参与者提高商业决策效率;3、由于区块链技术公开、透明、可追踪的特征,使得内部交易可能性降低。

  2)区块链在海外证券市场的实践

  过去的十年间,在欧美亚洲等国家,区块链吸引了超过10亿美元的风投资本,年复合增速高达100%。区块链的“试验田”既包括欧美主流金融机构,也包括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涵盖发行、交易、结算清算、登记托管等诸多领域。

  3)区块链在我国证券市场的实践

  区块链在我国热度很高,2008年至2017年,我国区块链技术领域专利申请数量全球第一,但从整体上看,区块链在我国证券市场还处于研究阶段,也有一些初步的应用。目前,从监管机构看,央行、深交所、上交所等已经对区块链着手开始进行研究和论证;行业自律组织和金融机构也在积极推动区块链的发展,如开展专题研究、成立研究院、成立区块链联盟等;此外,一些互联网巨头和金融科技初创企业加快区块链技术的落地,如全球首家区块链电商“媒购”上线、首家使用区块链技术为公司提供股权证明服务的小蚁公司成立,“百度·长安新生·天风2017年第一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获上交所批准,百度金融搭建了区块链服务端BaaS等。

  4)区块链在我国证券市场的发展方向和挑战

  ①发展方向

  区块链的落地区域首选场外市场

  区块链的实施需要循序渐进进行,尤其现阶段我国证券市场发展还不够成熟,出于防风险的考虑,交易复杂、对全局性风险容忍度极低的场内市场还不具备推广区块链的条件。而在我国,场外市场业务具有体量大、分散性和区域性的特征,业务协调成本很高,阻碍企业的融资。如果在场外市场建立面向全国的统一的区块链交易市场,就可以很好地打破地域限制,提高资本融通效率。因此,区块链未来很有可能在区域股权交易市场、机构间市场等场外市场进行推广。

  区块链的应用领域首选支付清算

  从国际的应用经验来看,由于支付清算的实现较为简单,已经开始进入实践阶段。例如R3区块链联盟已经在制定可交互结算的标准、澳洲证券交易所已考虑使用区块链来替代原有清算和结算系统、一些区块链初创企业和合作机构开始提出一些全新的清算、结算标准。在我国,预计区块链在证券市场的应用领域,也将从支付清算开始。

  金融机构更加积极参与到区块链的布局中

  区块链将深刻地改变当前的金融业态和商业模式、改变机构之间的交易规则,对于金融机构而言,区块链技术既是机遇又是挑战,未来必将更加积极地参与到区块链的布局中。根据国际经验,金融机构可以通过以下几种方式来进行区块链业务的布局:一是加入区块链联盟,建立行业标准;二是携手区块链金融科技公司,发展相关业务;三是战略投资区块链金融科技公司;四是自主进行区块链研究。

  ②挑战

  区块链的应用存在安全风险

  区块链是建立在分布式网络上的,安全风险主要是网络风险。由于区块链在每个节点都有全链总账,则如果一个节点被攻击,全部的信息都将被窃取。此外,区块链的交易安全主要依赖于网络大量节点共识机制的建立,除非超过51%的节点被攻击和控制,信息才是可篡改的,在实践中可能难以想象,但在理论上是会出现,例如在比特币区块链系统中,矿工们聚集在一起组成挖矿公司,一旦某个团体掌握了超过51%的算力,那就有能力改写整个区块链上的信息。

  区块链自身的维护成本较高

  虽然,区块链可以大幅节省中介成本,但自身的维护成本较高。据相关的数据统计,在区块链平台,矿工们完成工作量证明工作需要连续不断的消耗173兆瓦特的电力, 相当于一个中等核电站20%的能量。且随着应用的不断深入,对矿工的需求将越来越大,解题的难度也会不断加大,所需的算力和能量也将随着大幅增加,从而产生高额的成本。

  区块链的弱中介化给责任的界定带来困难

  现有的证券市场法律框架是以中心化为基础建立的,监管机构、交易所、中介机构共同承担着自己的职责,维护市场的平稳有序运行。而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的技术使交易对手方点对点的接触,传统的中介机构的职能被弱化甚至替代,而“代码即法律”的设计也会大大缩减监管层的监管空间。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出现“中介机构如何落实勤勉尽责、监管者如何履行监管职责、如果相关机构仅扮演了平台或基础设施的角色,投资者面临的风险时责任如何认定”等问题,这一系列问题都有待解决。

相关链接:

作者: 来源:缴子金融 发布时间:2018-01-17 07:51:36
 
 
  我要发表留言  查看所有评论
 

*
 限制字数显示剩余字数,最大长度: 500 还剩: 500
用户名: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