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外汇 > 正文
雷思海:人民币强压美元 即将带来的寒冬

  最近的人民币走势,让很多人惊喜,一个月来,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在5%左右,人民币空头损失巨大,而美元指数则跌破重要的91关口,这个关口是要激烈争夺一番的。

  不过,在惊喜之余,也要多一分戒备。因为,美元这次主动示弱,有可能是一个巨大的陷阱。

  1,这次美元打法不同

  美元走弱,让很多人大呼,美帝药丸。不过,如果真以此来制定对外战略,或者投资策略,风险是很大的。

  其实,美元当前的这种走法,与我在《2019,破局来临》中的预测如出一辙,在这里引用一段:

  美国在加息缩表的同时,会控制美元指数的高度,不能让其升得太快。也就是说,这回要比实体经济,不是纯粹的金融市场的那种短平快,打别人一个措手不及,撸一堆钱就跑。再说了,经过两轮强势美元周期的洗礼,各国防范华尔街资本,像防狼一样。老套路,不好使。

  2019年7月之前,将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形:一方面是美元加息到3%左右,一方面是美元的反弹高度,却受美国的部分调控,升幅缓慢,在103的下方,始终保持向上的趋势。

  调控手段,是激活部分沉睡的货币。老美可以慢慢放松金融监管,在国内进一步制造宽松的金融环境,资金成本虽然提升,但金融市场活跃。与此同时,压低长期国债利率。这一点,也很有必要,它将保证美国在减税的情况下,能够支付得起国债的利息。

  这就叫“比你有钱,比你漂亮,比你低调,还比你努力”。美帝这一回就是这个新套路,强大而雌伏,这是比较可怕的。

  这样做,与直接把美元拉到120或者更高的160,对全球资产疯狂杀戮相比,虽然残暴级别低很多,但时间却会延续很长。它构造了一个长期的美国对世界资本、人才的吸血管。

  如此,我们将有可能看到,“迷之利率”再现。

  所谓利率之谜,也就是加息并不导致美元有多大涨幅,同时长期国债收益率保持相对低位。这种情况,在格林斯潘时代,曾经出现过。

  2004年6月,美联储开始加息,1年后,联邦基金利率从1%提高至3.25%,但同期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却从4.7%左右降至4.0%左右,也就是说,美元没怎么涨,美债却涨了。与一般的情形,也就是加息导致汇率走升,国债价格下跌的情况不同。

  2,美帝的广告

  美元利率之谜,如果在当前重演,结果会怎么样?

  利率之谜本身无好坏,其影响要与内外资产价格结合起来看。

  如果美国的资产价格高于别人,这种利率之谜局面的结局将是泡沫的自爆,反之,美国将处于长期的全球资本低吸状态。

  2006年的时候,中国一线城市的房价大概是今天的10分之1,美国房价与今天差不多。那时候,美国资产价格,明显高于中国等其他国家。在这种情况下,再通过加息,把外部的资金吸引到国内,那结局只有一个,泡沫顶到高点并爆掉。结果我们已经看到了,就是2008年的次贷危机爆发。

  但是,这一次,利率之谜的其背景却是美国的金融杠杆,在全球相对处于低位,尤其是非政府部门,意味着其资产价格相对低位(不是绝对)。而外部国家非政府杠杆相对比较高。比如中国一线的房价,已经差不多比肩美国。

  那么,这个时候的利率之谜局面,将构成美国对资产泡沫较高国家的长期吸血机制。如果说,这次还有危机的话,那么,在美国之外发生的可能性就比内部大。

  不同的是,次贷危机是信用周期高点之后再高点,最后吃爆的,未来其他国家若有危机,则是美国不断的低位抽水,造成该国信用货币在周期顶部,过快的失去支撑,而坍塌所引爆(就是钱走了,债留下这种局面无法持续),这就是周行长所说的明斯基时刻。

  这是华尔街最想看到的场景。所以,当前美元的主动示弱,政府关门之类的游戏,也是调控美元指数的一个小小的插曲。

  有人觉得美帝真是越混越没出息,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反而是老美可怕与可学习的地方。国债上限问题,对美国来说不是大问题,德银,标普等机构都认为,即使美国国债发到其GDP的120%,都不会妨碍美国主权信用的AAA评级,因为全球没有替代美元的货币。

  但纵使这么好的信用,美帝发个债,都要争吵得不可开交,闹到政府关门。这真的是美国弱点的暴露无遗,可以嘲弄的么?

  恰恰相反,对任何一个投资人而言,这恐怕正是美国政府在给美元信用做的最好的广告。这是一次一次地告诉世界,美元的信用是多么透明可靠。在资本世界里,透明公开,是可靠的第一要素,因为不透明,看不清,是最大的风险,那种情况,你连定价都不知道怎么定价。

  3,热战后的寒冬

  从这个角度来看,当前人民币强压美元,固然值得高兴,但更需要警惕美元的主动示弱,背后所藏的长期陷阱。

  我们需要正视的一个现实是,当前人民币还没有自由兑换,在自由兑换之前,走得越高,对将来的自由兑换后果就越不利。很简单,任何一个在高位的资产,一旦能有别的选择,大家的理性选择就是卖出。

  相信这点高层都很清楚,但眼下仍然允许人民币对美元大幅度走升。这是保汇率重要性提升的一个体现。这点,在往期《一周政经趋势解读》中,我曾谈到:

  看来,货币当局选择了如其被人慢慢围困,不如主动出击的打法。因为当前人民币最大的空头并不是别人,而是手握60万亿的人民币存款的居民,对居民而言,人民币汇率之战最大的武器,只有一个就是信心。

  没有了对人民币的信心,再多的外汇,也不够这60万亿的存款兑换的。汇率已经占到了当前所有金融货币政策目标的第一位,至少当前这个阶段如此,顺着这个定位推理下去的话,就可以更好的理解一些事情的必然发生。

  也就是说,在美元主动示弱,暗藏陷阱的情形下,人民币仍然汇率走强,这就意味着另外一个必然,那就是从国内消化汇率问题的隐患,压制国内资产价格的政策,将会长期化,具体来说,房冻的政策,将延续至少3年以上。

  为什么说至少3年呢,因为去年年底,高层会议把防范金融风险,作为未来3年的三大任务之首上看出来。大家知道,我们一般是5年一规划,因为5年是一届政府的任期,3年是一届政府任期的六成时间,这次把六成时间都分配给防范金融风险。可见高层对金融风险的认识是清醒的,拆弹决心是非常坚决的。

  拆弹首当其冲就是压信用货币增速,而信用货币增长最大的发动机就是两个,一个是银行,一个是地产,而银行是核心的核心。

  所以,1月份,银监会是最惹人注目的角色,连发了5道公文,刀刀都是对着银行而去。这5道公文,主要是限制银行自有资金的信贷,这部分信贷此前通过同业,委贷等通道展开,大概有30多万亿,现在这部分钱要贷出去,管理更加严格,基本所有违规的通道都要逐渐被堵上。

  接着在17日,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人民日报>上发文,严厉批评”有的股东甚至把银行当作自己的提款机,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

  再接着1月19日,银监会官网19日对外披露,四川银监局查处了浦发银行成都分行违规向1493个空壳企业授信775亿元发放贷款案件,这是近些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虚假贷款大案。

  监管层对银行信用货币违规扩张,正式刺刀见红。这个效应将是很有穿透力的,在信用货币中枢发动机亢奋不再的情形下,最依赖银行信用货币扩张的房地产企业,将会遭遇一个漫长的煎熬季,它同样至少在3年以上。

  人民币美元角力火热,而当前的中国经济已经不是十年前,一切资产都低估的纯阳时代,而是阴阳兼有的成人时代,当一面火热的时候,也就意味着另外一些地方,其柴火将被抽走。

  对那些即将被抽走货币驱动的行业来说,真正的寒冬,就要到来。

相关链接:

作者:雷思海 来源:政经纵横谈 发布时间:2018-01-23 02:00:36
 
 
  我要发表留言  查看所有评论
 

*
 限制字数显示剩余字数,最大长度: 500 还剩: 500
用户名: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