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综合财经 > 正文
吴震:互联网金融风险剖析

  一、互联网金融的概念

  互联网金融是指传统金融机构与互联网企业利用互联网技术和信息通信技术实现资金融通、支付、投资和信息中介服务的新型金融业务模型,是互联网技术和金融功能的有机结合。从这个概念上我们认为,互联网金融下面有两个方向,一个是传统金融的互联网化,一个是互联网公司的金融化。

  现在好几个概念都是比较混淆的,第一个就是“互联网金融”的概念,自从互联网金融名声不好了,好多公司就不愿意说自己是互联网金融了,后来就说“金融科技”,最近又出来“新金融”,很多名词,实际本质还是一样的,从国家层面来说统一还是叫金融科技,金融科技或者新金融没有什么区别,还是提的互联网金融。

  第二个就是关于互联网金融的业态,大家可能也比较熟了,但是我们认为这个业态还是比较重要的一件事情。这里面最主要的规定就是2015年7月,当时人民银行等十部门印发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在《指导意见》中定义了七种业态,就是互联网支付、网络借贷、股权众筹融资、互联网基金销售、互联网保险、互联网信托和互联网消费金融。但是从我们现实网络巡查来看,发现现实中的互联网金融业态要比这个复杂得多,目前在我们库里的形式是20多种。今年3月,我们和人民银行进行数据比对时,刚开始人民银行还比较坚持当时七种业态划分,还有一大堆没法归到七种业态中的平台,当时就列了一个“其它”。

  但是2017年5月份出了两件事,一个是IGOFX,一个外汇理财平台跑了路,当时媒体说得很夸张,涉及金额300亿,发展下线40万人。但是这两个平台实际早在去年的时候就收到我们库里面去了,后来被人民银行列为其他,就是非重点业态,还有非重点企业,从这两件事上来证明,非重点企业和非重点业态也存在很大的风险,因此,今年6月份我们又和人民银行商量,对业态进行重新梳理,他们现在基本上倾向于接受我们的意见,就是把很多业态划分为两大类,基本上接受了我们的分类方式,当然也做了少许的调整。互联网金融实际的业态要比规定的七种复杂得多。

  二、互联网金融七种业态

  第一个是互联网支付。大家都比较熟了,像支付宝、财付通。当时的时候规定的谁的孩子谁抱,谁在管这个业态就谁家管,所以互联网支付是由人民银行负责来监管。

  第二个是网络借贷。网络借贷有两种,一是P2P,二是网络小额贷款。实际上互联网金融中很大一个问题就是概念混淆不清,媒体发表了很多文章新闻,但是媒体又对这个不是很懂,于是就出现了P2P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互联网金融几大业态的概念。出了一个问题,都叫P2P,老百姓容易将P2P和整个互联网金融混淆在一起,实际上概念的混淆对于互联网金融发展是非常不利的。另外一个是和现金贷关联起来的网络小额贷。它俩的区别,P2P是一个信息中介,然后有C端用户。网络小额贷款是有自有资金、金融机构的融入资金等,网络金融贷业务是由银监会负责监管。

  第三个就是股权众筹融资。股权众筹和融资业务是由证监会进行监管。目前,股权众筹整体上是一个萎缩的趋势,从我们监测以来,平台数从高峰时期的200多家现在已经减到一百多家了,实际上股权众筹没有解决如何获利或者退出的方式,这一块本身商业模式上是有问题的。

  第四个就是互联网基金销售。这个由证监会负责监管,但是现在也有很多非持牌的基金销售平台。

  第五个是互联网保险,由保监会负责监管。

  第六个是互联网信托。

  第七个是互联网消费金融。

  三、互联网金融发展情况

  首先,我们监测到互联网金融平台数在全国破了4万家,建成了全国最大的互联网金融技术资源库。为什么我们敢说是最大的呢?因为我们和很多第三方进行了比对。

  第一是在全国目前还没有对全部互联网金融进行监测的第三方机构,可能有像网贷之家、网贷天眼,主要是根据于某一种业态,但是他们掌握的数据实际上是比我们要少的,他们认为现在目前全国P2P网贷平台大概2000多家,但是我们掌握的是3000多家,而且我们认为这个数还是比较准的。另外,我们认为这个库是目前最大的库。

  第二,业态种类有21类。三个月监测到用户是7个亿,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用户呢,很大一部分都是互联网注册的用户,但是网络借贷用户也在几千万这个级别。其中,我们监测到的互联网支付、P2P网络借贷和互联网股权融资三种业态累计交易额是81万亿,这是用的累计交易额,因为其他的不是很透明,特别很难掌握具体情况,其中互联网支付占绝大多数,是超过73万亿,网络借贷超过6.17万亿,股权众筹就比较小,实际网络借贷每个月成交额在1000亿左右。

  四、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成绩

  互联网金融虽备受诟病,但我们在一定程度上也要为互联网金融再正名,从大的方面来讲主要有三个成绩。

  第一,我国互联网金融在数量规模和业态种类上,现在均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使我国实现了在金融领域的一次弯道超车。虽然目前大家经常讨论国外的互联网金融,美国干了什么,英国干了什么,或者日本干了什么,最近我们应网信办要求,对国外的一些情况进行了收集和整理,我们认为国外的互联网金融规模远比不上我国一些比较有名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他们放到中国来也无非就是中等平台而已,也没有中国有那么多的花样,那么大的数量。数据的融合有可能对金融的创新和发展带来一些新的机遇。

  第二,特别要提一下互联网支付,总的来说,互联网支付利大于弊,起码让人们生活提高了效率,应该得到公认。比如现在除了在中国,世界很多其他国家去都不可能像中国这么大规模的应用移动支付手段进行各种的商业活动。实际上中国是略过了信用卡的环节,一步就走到了移动支付的领域,相当于又一次弯道超车。

  第三,普惠金融,虽然会遇到像高利贷等,但是总的来说,也会为一些小微企业或者一些特殊的需求的资金融通提供了便利,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融资难融资贵。

  五、互联网金融面临的风险

  第一条,巨额资金去向不明。因为互联网金融目前的规模比较大,但是这些钱到底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干什么去了,可能在股市或者是房市后面都会有互联网金融资金的涌入。

  第二条,大家比较了解的大量互联网金融企业成立然后又缺乏相应的风控手段和对风险的应对能力,导致卷钱跑路事件时有发生,像“e租宝”,加起来好像达到千亿的规模,这个是大家都比较了解的。

  第三条,互联网金融企业规模已经相当庞大,有可能引发比较大的金融风险。比如蚂蚁金服,它的规模已经相当庞大,而且他们的业务比较复杂,可能既有支付业务,也有信贷业务,还有信托业务,还有保险,资金链相互缠绕,有很多资金也不知道哪儿来到哪儿去,一般情况这种企业规模比较大,可能不大存在问题,但是并非认为它就没有风险,可能也存在一些潜在风险的。

  第四条,网络安全的保障能力比较弱,资金出现比较大的风险,像虚拟货币很多损失都在几千万美元。从我们监测情况来看,互联网金融网站还是黑客光顾的重点,它受到攻击的可能性是一般网站的四倍,这是目前我们监测到的情况。

  第五条,关于新技术新应用,这是我们最近做了一年之后提出来的,在互联网金融像区块链、人工智能新技术新应用层出不穷,使互联网金融遇到比较大的风险,我们最早搞网络信息安全的时候,比如说90年代末,2000年初,那时候搞几个网站,后来又出台了Web2.0,后来又出来社交网络,智能手机,后来又出来微博微信,还有直播,随着技术发展,本身的业务形态又相应给国家带来一些挑战。

  六、互联网金融对我国金融监管的挑战

  互联网金融的确对我国金融监管提出了很大的挑战,我们对这些挑战也归纳了一下,主要是讲的对监管的挑战。

  第一个挑战,数量多、变化快,难以全面掌握其风险情况。这里举两个例子,去年底大概排查摸底到9000家机构,后来到我们中心参观的时候,就发现平台是有2万多家机构,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差距那么大。然后就让整治办和我们对比了一下,后来就交给我们了,让我们核对一下。但是当时核对的时候,9000多家数据质量不是很高,很多只有一个机构名称,缺乏平台名称,也缺乏网址,很难进行比对,所以最早的时候,我们就只拿了一个省,当时央行那边掌握数据是1400多家,我们这边掌握数据也是1400多家,在合并之前我们想两个数据应该差不多的,80%-90%是重合的。但是一比对发现大相径庭,竟然真正重合的不到40%,有60%不同,那60%平台既没有网站,也没有APP,也没有微信公众号,我们认为,从互联网金融来说它应该不属于互联网金融。实际只有4500家是互联网金融机构,其他4500家是非互联网金融机构。

  同时有大量网络公司都在从事互联网金融的业务。比如今年8月份,我到某个省去,当时我们给他一个报告,上面显示这个省8月份新增加了8家P2P平台,然后他问怎么会增加呢,因为工商注册都不允许注册了,后来一看这些全都是咨询公司、科技公司,以其他的名字注册的,但是就开展互联网金融业务。我们不管工商这些数据,我们是全网扫描,因为全国的网址库在我们手里,大概有600万个网址,我们每周对这600个网址全部查一遍,然后通过机器学习方式来判断之后是互联网金融平台。

  但是万一没有在我这个网址库里面,比如说在境外怎么办,我们还有两条路,一个就是通过四个搜索引擎,第一条主路是通过网址库进行全网扫描,另外是通过搜索引擎来算取,然后再辅助于AI进行学习,第三个就是每个金融平台删除,继续爬取,这样保证库是全的,所以我很自信的说我们掌握了全国最全的互联网基础资源库,而且是动态的。

  第二个挑战,新产品新业务层出不穷,在我国现有风险监管模式下容易出现监管真空。SU说白了就是有点类股权众筹,股权的话应该属于证监会来管,但是好多新业态大多时候依靠中央领导的批示,比如批给证监会,证监会就接了,有的没批,可能大家也不知道该谁管,也是目前互联网监管工作的一个缺陷。另外我们认为一个缺陷是牌照工作,只管有牌照的,没牌照的怎么开都行,越是老实人越是管。

  第三个挑战,事先难预警,很难核实,很难打早打小。实际上我们进行了大量的风险预警工作,目前预警了700家。但是发现内情和跑路还是两码事,所以这点还是比较困难,因此我们现在从几个方面推进,第一种是基本上靠谱的平台,第二种基本上是诈骗平台或者是各种小平台的平台。最近我们发现了曾经实施诈骗的,或者是怀疑有严重问题的平台大概有四五百家,但是总体感觉到这中间还有很大一块是披着羊皮的狼,是灰色地带,灰色地带相对来说比较难判断。而且,目前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现在好多单成立一个P2P平台,我们肯定有很多方式来量化它的风险,但是现在好多都走其他融资,或者做业务,下面各种业务都有,又搞P2P、又搞小额贷款,而且是不同的公司来搞,目前也是一个难点。我们可能查它某一个平台,我们觉得这些措施很好办,但是由于它的关联性比较强,很有可能别的平台带着。

  第四个挑战,涉及处置难,处置的风险较大。要是不管它吧,让它自然爆掉,老百姓也可能闹事。

  最后一个挑战是新技术层出不穷,我们认为互联网金融的挑战是长期的,目前只是个开始。

  (本文整理自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委员会秘书长吴震在2017贵阳市大数据与金融人才专题培训班上的授课摘要)

相关链接:

作者: 来源: 大数据金融杂志 发布时间:2018-01-29 06:48:13
 
 
  我要发表留言  查看所有评论
 

*
 限制字数显示剩余字数,最大长度: 500 还剩: 500
用户名: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