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综合财经 > 正文
日本虚拟货币市场的发展和监管

  2017年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价值的暴涨,不仅让很多幸运儿获得了财富自由,也让区块链这个技术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甚至有人把2017年定义为虚拟货币元年。

  说到虚拟货币,不得不言及到的国家是日本。日本是世界范围内首个对虚拟货币立法的国家。

  2017年4月「更改资金支付法」(也就是相当于「虚拟货币交易法」)正式确立,虚拟货币被定义为具有货币的功能,并可以用作货币支付。同年9月,金融厅对11家虚拟货币交易所颁发交易牌照,这使得日本之外的研究人员,企业机构对日本虚拟货币市场的发展十分看好。根据2017年10月Cryptocompare的数据显示,日本的虚拟货币交易量占全球的59.77%。

  日本虚拟货币市场发展的背景

  为什么对新金融科技的接受相对保守的日本,会在虚拟货币方面如此冷静和开放,这里分析原因大致有3点。

  (一)日本在历史上,有过非国家发行货币的流通历史

  据说日本的平安,镰仓时代,有对进口中国宋朝的铜钱进行代币流通的历史。这也许是使日本对非国家发行货币的运用打下了历史基础。

  (二)日本人投机的国民性

  日本人比起投资和资产运用,更多的是热衷于投机。看看日本大街小巷的弹子机(Pachinko),赛马场,赛艇场,彩票销售,哪一项都是人满为患,有些甚至还没有开门就开始在门口排队。而这些投机行业也对日本经济的推动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三)日本移动支付的相对暂时落后提供了数字货币的返超空间

  根据日本银行2017年5月的统计,在商店里用移动支付手段进行支付的日本人大概只有6%,日本人对个人信息的泄漏非常敏感,造就了对移动支付的不信任。日本人对现金的依赖性和移动支付科技发展的相对暂时落后,使得日本在数字货币发展上实现了返超的现实可能性。

  日本虚拟货币交易所的现状

  在日本虚拟货币市场如此火热的环境下,中国,韩国等国家对ICO的监管加强和禁止,使得日本的虚拟货币市场倍受瞩目,甚至各国争先恐后的要来日本开虚拟货币交易所。

  截至2017年12月26日,正式挂牌营业的虚拟货币交易所有16家(包括日本交易量最大的交易所BitFlyer),正在审批中的有16家(包括今年1月底被黑客盗走580亿日元NEM的Coincheck),还有将近100家正在提交申请等待审查,其中涉及到国外资本的占到2/3。值得一提的是,虚拟货币交易所即使没有执照,在从申请书提出开始的一定期间内(一般为2个月)可视为虚拟货币交易所暂时营业。当然如果执照没有申请下来,就得关门大吉。

  那么日本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开设条件是怎么样的呢?

  首先在日本开交易所,必须向日本金融厅申请获得虚拟货币交换业的营业执照,要想提交申请,至少需要满足两个条件。

  (一)聘请对日本虚拟货币交易法精通的律师

  日本虚拟货币交易法定义了开设虚拟货币交易所的义务和责任,包括对利用者的交易说明和信息提供。并且对交易所创办方的资本金比例,背景等进行审核。一旦交易所出现问题,金融厅也将一并承担责任。所以必须有对虚拟货币法精通的律师,在所有细节方面进行跟进。

  (二)必须在日本国内有固定的办公场所,并且有专业负责人员常驻

  金融厅在交易牌照审查期间,会随时对申请内容进行提问和核实,还要做到随传随到。金融厅在日本金融行业的地位非常高,日本的金融机构(银行,保险,证券公司等)一旦提及对金融厅的汇报,都会倒退三分,谨慎再谨慎。如果有兴趣了解金融厅的监管有多恐怖,可以看看一部叫「半泽直树」的日本连续剧。

  日本虚拟货币交易市场的监管加强

  如此火爆的虚拟货币交易市场,必然问题点也接踵而来。比特币在去年12月一度到达最高点22400美元之后,一直持续走跌,2月初甚至爆落至接近6000美元。这不仅表现了过热的虚拟货币泡沫市场的冷却,也使国家对虚拟货币市场的监管力度更加强化,更有企业联合起来自主规制。我们来看今年1到3月发生在日本的几条虚拟货币有关的主要事件。

  (一)1月26日,日本著名的虚拟货币交易所CoinCheck被黑客攻击,由于运营上没有使用冷钱包来管理,致使用户约580亿日元(约34亿人民币)的NEM被盗走。日本虚拟货币交易所的运营管理不足,致使金融厅乱了阵脚,对日本全国所有虚拟货币交易所进行现场检查。在3月8日分别对2家进行业务停止,7家进行行政处分(其中包括挂牌营业的2家)。

  (二)3月7日,金融厅发布,在日本居住的人,不分国籍,禁止对在日本没有注册的海外法人开设的ICO进行购买。这里所说的未注册海外法人之中当然也包括号称全球交易量第一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币安(Bianance)。

  (三)紧接着第2条,就在前几天(3月22日),日本经济新闻报道了金融厅对币安(Bianance)发出警告,禁止其对面向日本的业务,如不采取措施,将追究其刑事责任。币安在当天下架了对日语显示的支持。实际上币安在前些日子一直在日本招兵埋马,打算进军日本市场,这次的事件也彻底的让币安对进军日本市场告吹。币安的交易主要是币币交易,面向得对象也不局限于日本。而日本金融厅颁布的交易所牌照规定,虚拟货币交易所必须与法币的兑换为主,并面向的对象是日本国内市场。这和币安的服务定位显然不符。

  (四)由于虚拟货币市场的价格不安,跟随着美国,加拿大,英国等国的步伐,近日,日本国内多家虚拟货币交易所和信用卡公司也宣布禁止使用信用卡对虚拟货币进行购买。主要原因是为了避免虚拟货币价格变动带来的风险。

  从上述的事件里我们可以看到,日本一面开放对虚拟货币市场的交易,另一方面加强并努力去完善对其的监管。日本制定虚拟货币交易法的初衷,并不是想促进虚拟货币市场的发展,而是想更好的对虚拟货币进行保障和监管,规制交易的风险。并且日本为了防止利用虚拟货币交易所进行洗黑钱,规定交易平台必须采取实名登录制,不光是身份证明,短信认证,还会发确认信函来确定申报地址的真实存在。这样有效的控制了风险,也从法律上确立了虚拟货币的合法地位。这些举措都是世界各国应该效仿的对象。

  所以,对于抱着投机心态,打着区块链的口号,想通过在日本开虚拟货币交易所进行快速资本积累的公司,趁早打消这个念头。不然换来的不仅是金融厅的严厉监管和审查的漫长等待,也有可能血本无归。

相关链接:

作者:神宮寺 来源:未央网 发布时间:2018-04-02 06:14:52
 
 
  我要发表留言  查看所有评论
 

*
 限制字数显示剩余字数,最大长度: 500 还剩: 500
用户名: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