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科技采风 > 正文
便捷背后争夺战再起:公交地铁支持扫码NFC等移动支付

  交通运输部制定并发布的《交通一卡通二维码支付技术规范》将于5月1日起正式实施,公共交通扫码支付将迎来统一支付标准。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巡视员王水平曾在发布会表示。“基于这项标准,能有效解决目前交通一卡通二维码支付不兼容问题,实现技术标准的统一和互联互通应用,同时采用国产密码,加强对人民群众财产和信息安全保护。”

  在广州,1.5万辆公交车完成终端设备升级,全面支持扫码付款乘车,而地铁出行也已经全面支持微信扫码、支付宝扫码、银联NFC过闸机等移动支付乘车操作。

  在市民无现金出行日益方便的背后,是各支付品牌积极入局、跑马圈地的激战。

  旧市场的利益纠结

  公共交通出行,被视为移动支付又一具有决定性的战场。

  但这块大肥肉,并不是最近才被移动支付巨头们盯上的。比如,支付宝在2013年就提出了“未来公交”概念。但与网约车、共享单车玩资本不一样,公共交通并不是巨头重金就可以轻易拿下的场景。

  不仅因为场景复杂、对技术要求高、软硬件的改造耗资巨大,更大的阻碍在于这一市场参与者的盘根错节:公交、地铁作为民生工程,大部分是由政府主导。不仅如此,每个城市组建的交通一卡通公司也大多是由政府、交通运营者多方出资组建而成,其利益构成也是盘根错节,因此自有游戏规则、服务模式和利益格局。支付巨头想要切入这一市场,首先面对的就是掌握了大量的传统公交卡和现金支付的通卡公司,打破原有的利益格局、如何协调各方的利益关系是其中的最大难点。

  但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通卡公司被裹挟,自愿或不自愿地开始拥抱互联网、拥抱移动支付。武汉公交集团信息中心主任肖英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就表示,移动支付弥补了公交集团本身IC卡数据不够因而无法对客流聚合进行有效分解的缺陷,移动支付带来的数据对公交集团的调度和线网规划起到很大的支持作用。

  更重要的是,政策面已经要求打破各自为政、力推交通领域的互联互通。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巡视员王水平表示,根据2020年基本实现各大城市群交通一卡通互联互通的政策要求,将积极推进交通一卡通移动支付发展,为人民群众出行提供更加多样化的支付选择。

  支付巨头对流量的野心

  正因如此,过去一年,移动支付终于在公共交通出行上迎来了爆发。

  据银联向记者透露的最新数据,截至4月18日,全国已有广州、杭州等近10个城市的地铁和山东青岛公交、广东肇庆公交等370余个市县开通受理银联闪付及银联二维码支付。

  银联起步在前,可以说是以“农村包围城市”之势已覆盖全国大部分城市,而支付宝、微信支付则另辟“一线城市带动二三线城市”的路径,正强势崛起。据南都记者了解,2016年到2017年,国内已有50多个城市实现了支付宝扫码乘公交,腾讯推出的腾讯乘车码去年7月率先在广州上线以来,也已陆续覆盖了50多个城市。

  公共交通出行场景为何吸引支付巨头齐齐扎堆?

  “乘车码所覆盖的公共交通系统,是下一个高频高粘度低额度的交易场景”,马化腾去年在合肥推广腾讯乘车码时曾如是说。公共交通支付这一支点撬动的是数以亿计用户和高频次支付的大市场,将加速培育用户习惯,推动移动支付在日常生活方方面面的普及进程。

  值得注意的是,市场数据已向所有市场玩家释放了一个明确信号———谁抢占了大出行市场的大头,谁就将在移动支付战争中领先。

  根据4月1日易观发布的《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2017年第4季度》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第四季度支付宝和腾讯金融(财付通)市场份额一升一降。其中,支付宝市场份额占比从三季度的53.73%扩大0.53个百分点至四季度的54.26%;微信支付背后的腾讯金融则从上季度的39.35%环比回落1.2个百分点至38.15%。

  而在此之前,微信支付(财付通)来势凶猛,一度有望超越支付宝的市场份额。而对于此番支付宝市场份额回升的原因,易观方面归结于支付宝在新零售和大出行这两大领域在使用场景上的拓宽。

  支付巨头与运营主体的合作

  支付宝、微信等支付巨头也意识到只有“皆大欢喜”的方案和生态模式才能打入公共交通出行。因此,他们有了新的定位———“(支付宝)无意于做公共交通行业的颠覆者,而希望成为行业的改良者、助推器”,蚂蚁金服公共服务事业部总经理刘晓捷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一再强调。

  以广州的羊城通为例,早在乘车码之前,支付宝和羊城通就已经开始了线上充值等合作,羊城通副总经理苏浩伟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羊城通和支付宝是在直通卡技术上,基于乘车码的技术模式展开合作。刘晓捷表示,在跟羊城通的合作中,支付宝主要提供技术和服务,配合把羊城通原有的实体卡系统平台进行升级,更好地支持互联网业务的开展。

  这也意味着支付平台只是个工具,而真实的用户还是在公交、地铁公司手里,比如绑定电子虚拟卡,而这张卡就是公交、地铁公司发行的。据了解,目前支付宝在和部分城市的地铁公司合作时就采用这种模式,比如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乘客使用的就是当地地铁集团自己的APP,支付宝作为付款通道和背后的技术支持方。不过,在杭州、西安、郑州则采用的是直接使用支付宝APP就可实现扫码过闸的模式。

  而乘车码技术的实现也需要依靠当地交通运营及系统服务商的协同,这也涉及到整个硬件和软件系统进行升级和改造的费用分摊问题。对此,苏浩伟表示,广州公交车的终端既支持腾讯乘车码、支付宝乘车码,也支持原来的实体卡,未来还会接入银联卡和闪付等支付方式,改造的费用主要是政府财政支持,以及设备厂商、腾讯、支付宝等多方一起补贴。

  随着移动支付的入局,除了公交地铁公司以外,最受影响的无疑是通卡公司,因为以往整个公共交通和支付相关的,都是由通卡公司牵头。杭州市民卡有限公司总经理蔡戟在“科技创新,低碳出行”2018公共交通出行峰会上表示,通卡行业的盈利模式非常单一,主要是交易手续费、沉淀资金、售卡费三个方向。

  “卡变成了虚拟卡,电子钱包变成了联机账户,所有盈利模式被打破”,蔡戟表示,在决定向互联网发展后,提出了去卡化,发展自己的移动端产品,在沉淀了大量的数据后,也探索出一些新的盈利模式。

相关链接:

作者: 来源: NFC日报 发布时间:2018-05-04 07:57:14
 
 
  我要发表留言  查看所有评论
 

*
 限制字数显示剩余字数,最大长度: 500 还剩: 500
用户名: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