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电子银行 > 正文
日本央行如何看待数字货币?

  日本银行(Bank of Japan),是日本的中央银行,在日本经常被简称为日银。日本银行总部位于东京都中央区日本桥,现任总裁为黑田东彦。日本银行根据《日本银行法》执行以下职能:发行纸币现钞并对其进行管理;执行金融政策;作为政府银行的同时,担任“最后的贷款者”这一银行的银行的角色;执行与各国中央银行与公共机关之间的国际业务关系(包括接入外汇市场);搜集金融资讯并对其进行研究。

  日本于2010年正式颁布了《资金结算法》(《資金決済に関する法律》)。《资金结算法》的重要内容主要包括四个方面。第一,通过法律形式正式确定了通过互联网进行的服务器型预付手段的相关内容。第二,明确了银行以外的机构经营支付结算的相关细节和法律规定。第三,导入了作为调整银行间资金结算制度的资金清算制度。通过以上三大部分的主要内容,日本的《资金结算法》不仅将现有的预付卡等资金结算制度进行了调整和扩充,并且适应了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加入了通过网络进行资金结算和非传统型银行进行资金结算的法律规定。2010年,日本资金结算法正式颁布施行。

  主要问题包括:

  第一,法定数字货币。随着中国经济的数字化,支付环节也要实现数字化,央行才能更好地管控经济。在中国以支付宝为代表的移动支付十分普及,以微信、支付宝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账户在一定程度上是偏离既有银行账户系统的,银行无法管控。这是中国央行打算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一个原因。通过发行法定数字货币,中国人民银行可以掌握交易数据,可以控制社会经济。此外,目前很多国家也有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计划。而日本,现实交易中现金比重过大,导致交易成本高。此外,现有的数字支付体系属于私有的第三方支付体系,对公的数字支付体系还没有完全建立,而发行法定数字法币可以更好的实现这个功能。

  目前,日本银行主要从两个方面看待数字货币:

  一方面,比较简单的是2c,目前并没有打算进行。子货币(电子货币)在民间很多,但像中国的支付宝、微信支付这样占主导地位的并没有。日本对现金还会有很大的需求,所以没有货币电子化的需求。但是日本银行从20年前就开始研究电子货币,这在一定程度上认同不用现金会降低成本的理念。日本政府有实现KPI(关键绩效指标: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简称KPI)约40%的非现金率目标,但在这一点上,民间支付机构起主导性作用。现在日本的非现金率可能约20%,具体数据不确定,但这不仅仅是通过日本银行,而是通过民间的各种方式实现的。实现非现金率包括使用银行卡,储值卡,预付卡,J-coin等。其中,J-coin是由瑞穗金融集团发行的一种数字货币,旨在逐渐消除现金支付这一选项。

  另一方面,关于2B领域,日本目前在研究如何用DLT(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 ,分布式账本技术)技术来做银行间结算,跟ECB(欧洲央行)共同研究,发了一些论文。

  此外,日本央行是否发行数字货币,存在几个重要的问题,目前也在考虑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但日本并没有到即使存在这些问题,也仍然要发行数字货币的程度。中国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是为了更好的控制交易及数据收集,但日本并没有考虑要进行控制交易和数据收集。他们觉得目前支付体系的安全性足够了,没有改变的必要。中日不同政策的原因在于环境不同。日本没有中国那么多的新型支付公司和支付方式涌现。而保证支付的安全是日本银行的责任,如果影响安全性,我们必然会采取行动。

  第二,日本预付费式支付手段。预付卡按发行和兑现方式分为两大类:单用途预付卡(自家发行型)和多用途预付卡(第三者发行型)。由于两者使用流程的显著差别,法律对两者做出不同的规定。单用途预付卡是指仅能在发行者处使用的预付卡。多用途预付卡指可以在发行者以外的商品、服务等的提供者处使用的预付卡,消费者使用后,再由发行者和特约商户结算。针对这两种不同类型的预付卡,《资金结算法》对其进行监管的制度也做了不同规定。在日本,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支付是预付卡的一种形式,日本在法律上有相关的规定,预付卡要求要进行50%的托管,目前金融厅应该认为没有必要做更多的规制。

  第三,电子支付代理业的性质。在日本,电子支付代理是一种支付手段,不论属于c2c还是b2b,只要不影响交易安全就没有问题。目前,日本现金交易对GDP的贡献比例在上升。因为c2c的支付主要是现金,是存款的交易,日本采取零利率政策,保留现金或者存入银行没有区别。现金的发行余额上升的理由在于c2c是现金增多还是存款增多无法知道。(这可能跟储蓄率有关,因此不能明确它与支付活跃的关联。)

  日方认为没有必要掌控c2c支付数据。对于c2b或b2c,没有必要了解交易数据,也没有到非管不可的程度。日本未来的发展应该也是,2c会越来越依赖Fintech,这由技术公司来操做。英国、新加坡、阿布扎比等国家的中央银行出钱支持Fintech企业创业,如沙盒或加速器,而日本央行并没有这样做。

  第四,日本Regtech的现状。日方一直致力于利用技术来提高行政的效率,只不过没叫做Regtech。中国目前主要是利用新科技使各方都进入到能够管控的范围,从微观上进行监管。而日银与英格兰银行、人民银行作为中央银行的作用是相似的,但完全不负责监管,也不进行立法,这与其他中央银行是非常不同的。

  日本ATM很多,运营成本高。J-coin的发行目的之一是削减成本。成本高的问题是民间银行自身的问题,日本央行不会以此为目的发行数字货币。但日本央行会协助政府来降低现金支付比例,如果因为实现非现金率目标有必要发行数字货币的话,我们就会考虑发行,目前一致认为没必要发行。瑞典的现金使用率最低,但他们并没有发行法定数字货币,靠民间的努力实现了低现金使用率,所以在降低现金使用率方面,起作用的不是日本银行,而是民间机构。

  我们认为需要更多的国际协作,进行信息交换和讨论,这样才能解决Fintech发展中的许多问题。至于Coincheck事件,我们目前还在收集信息,对个人受损很大,但日本整体来看金额较小,不至于影响全局金融安全,所以我们没采取行动。虚拟货币还是有风险的,应该以此为契机,加强技术方面的安全研究。目前那些盲目投资虚拟货币的人有所回落,我们认为这种现象是好的。金融厅也是监管交易、交易所的安全,而非区块链的技术安全。

相关链接:

作者: 来源:互联网金融 发布时间:2018-05-09 08:04:56
 
 
  我要发表留言  查看所有评论
 

*
 限制字数显示剩余字数,最大长度: 500 还剩: 500
用户名: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