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IT信息 > 正文
养老金被冒领呼唤管理与时俱进 亡羊补牢不如未雨绸缪

  一、养老金冒领案例

  今年上半年,安徽省在利用公安厅人口注销信息与省本级企业养老保险待遇领取信息进行比对时,发现约9800名疑似养老金冒领人员。也就是说,有9800名已去世者的亲属仍在领着他的养老金。根据安徽省社会保险局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安徽省企业养老保险待遇领取人总数约为260万,平均每年发放的养老金总额达到540亿。然而,最近的一次信息比对核查却发现,这260万名养老金待遇领取者中竟然有近万名老人其实已经死亡。

  安徽省社会保险局基金征缴中心副主任陈烽表示,社保局跟公安厅合作,将全省的260万人领取退休待遇的人员的数据,跟省公安人口信息进行比对,两者比对以后确定了安徽省有9800名疑似冒领人员,然后把9800人分发到各个属地的市县社保局,进一步核查。

  养老金本应该在参保人去世次月就停发了,为何还会出现如此之多老人已去世、养老金却依旧每月到账的异常现象呢?对此,常年负责养老金发放和审核工作的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五马镇副镇长郭雷回应称,当地有的人都去世过了好长时间,那个账户也没有注销,甚至有的都去世一两年了还未注销。

  养老金个人账户不注销、领取资格认证蒙混过关,于是,已去世老人的亲属就可以继续冒领养老金。安徽省社保局基金征缴中心副主任陈烽坦言,对社保待遇冒领现象进行稽核、追查一直是社保经办机构工作的重难点。陈烽介绍,根据目前初步统计,从08年到18年这十年时间,通过各级努力,查处冒领资金涉及6800多万,目前追回了6200万资金。

  不仅是在安徽,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去年5月发布的消息,2012年至2016年,全国共查出冒领社会保险待遇金额7.6亿元,追回到账7.1亿元,各地均出现了因隐瞒家人去世事实冒领养老金而被追究法律责任的案例。

  二、养老金冒领原因:

  养老金本着国家、集体、个人共同积累的原则积累、运作。当人们年富力强时,所创造财富的一部分被投资于养老金计划,以保证老有所养,为老者提供着基本生活保障;受综合国力制约,我国养老社会保险制度起步较晚,基础薄弱,经不起折腾。

  冒领养老金的原因多,情况复杂,有些已触及现代城市管理深层次的综合性问题,有些是改革过程中暂时的管理上的脱节问题。

  (一)管理层认识不到位。调查发现,有关部门没有把防止冒领养老金工作放在重要位置去考虑,没有把冒领行为提高到是触犯法律,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的高度来认识,工作重点仍在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扩面征缴和清欠上,认为冒领行为不碍大局、抓多抓少没关系。更没有把防止冒领养老金工作作为一项经常性工作来抓,而是想起来就搞一阵,缺乏常抓不懈的韧劲,防冒领养老金工作几乎无专门部门、无规范的机制做支撑,致使冒领行为长期存在并有所蔓延。

  (二)退休人员管理关系不健全。实行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社会化发放后,改变了企业与退休人员之间原有的密切联系,企业陈按规定缴纳养老保险金外,淡化了企业对退休人员的管理,认为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已由社会保险经办部门发放,退休人员已与企业无关。退休人员处于无人问、无人管的局面。

  (三)退休人员生存情况信息来源渠道不畅。目前,在社会化管理服务体系尚不健全的情况下,企业退休人员生存情况已不可能按原途径加以掌握,特别是在大规模城市改造和住房市场化过程中,人户分离严重的情况下,退休人员的信息没有实现动态管理,只能依靠知情者反映或举报后再作处理。许多地区的社保机构与公安、医院、民政等部门之间的协调机制尚未建立,信息交换不及时,致使一些冒领行为不能得到及时查处。

  (四)冒领养老金的行为,虽有法可依,但现实中操作起来有些难,防范措施不力。《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八十八条规定“以欺诈、伪造证明材料或者其他手段骗取社会保险待遇的,由社会保险行政部门责令退回骗取的社会保险金,处骗取金额二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看似加大了对这种行为的处罚力度,但真正操作起来较难,使一些冒领养老金的人员乘虚而入。尤其是实行社会化发放养老金以后,企业一般不再对离退休人员的生存状况调查负责,社保经办机构对异地领取、居住分散以及转制、破产后企业的离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分身乏术,难以及时掌握离退休人员信息变化情况,冒领行为不能得到及时有效地防范。目前,各地社保机构之间的信息交换渠道不畅、信息资源不能共享,给有效掌握生存认证带来了很多困难,也给一些人重复领取养老金提供了机会。一些地区社保机构内部工作规程和审计制度不够严密,造成一些人通过涂改、伪造有关材料等手段骗取养老金。

  (五)生存认证手段落后,缺乏资金保障和技术支持。一个时期以来,在没有先进科学技术保证的情况下,基层生存认证工作只有靠人海战术。我区社保所都建立了退休人员退休证年检制度,要求退休人员在规定的时间、地点持本人身份证、退休证进行年检;对行动不便的高龄退休人员由社区劳动保障协管员入户进行年检;对异地居住的退休人员实行邮寄表格等方式进行年检,未按时通过年检的退休人员暂时停发养老金,待核实后一并补发。可以说,这些手段对冒领养老金行为起到了有效的防范作用,但是当面核查。

  (六)社会转型时期,经济利益的驱动和公民诚信的丧失。市场经济的竞争性、利益性,驱使某些人利欲熏心,丧失诚信,不惜采取非法手段冒领骗取养老金。因为在他们心里觉得这钱来得很容易,只要养老金资格认证蒙混过关,到银行存折一递,钞票轻松到手。可以这么说,造成养老金冒领的根源,最根本的是经济利益的驱动。

  三、冒领养老金不能止于追回

  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去年5月发布的消息,2012年至2016年,全国共查出冒领社会保险待遇金额7.6亿元,追回到账7.1亿元,各地均出现了因隐瞒家人去世事实冒领养老金而被追究法律责任的案例。养老金流失,不仅严重侵害参保人权益和国家利益,长此以往还将对养老金支付形成巨大压力,进而影响到养老保险制度的安全运行。

  养老金被冒领的直接原因,固然是某些逝者家属贪小便宜,更本质的问题则在于,养老金发放环节中存在着结构性疏漏。这种漏洞被别有用心者利用,造成养老金大量“跑冒滴漏”。对违法个人,我们当然要追究责任,但更重要的,是有关机构必须从这种现象中看到制度漏洞,并及时采取措施将漏洞堵住,政府对此责无旁贷。

  我国很多地方的户籍不仅与养老金发放挂钩,还附带着各种福利。户籍管理制度落后,必然会导致福利资源被人冒领。因此,政府机构不能仅满足于追讨被冒领的福利,处罚一些逝者家属了事,更重要的是要看到自身工作的不足,积极地堵住制度的漏洞。

  四、专家:与公安、民政数据共享可有效防冒领

  从今年起,安徽省开始探索推行以大数据比对方式为主的养老保险待遇领取资格认证机制,人社系统主动打通与公安系统人口注销信息、养老金代发银行公民储户身份认证信息等数据库,筛查、比对养老保险待遇领取信息是否异常。也正是在此轮“互联网+认证”过程中,社保经办机构精准快速地抓住了9800多个冒领社保基金的“黑手”。

  社保研究专家谭中和认为,社保经办机构应加大对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的有效应用,在发放系统中实现与公安、民政等部门数据共享,及时了解养老待遇享有者的生存情况,通过信息技术防止冒领情况的发生。

  谭中和表示,可以通过芯片传达过来的信息,发现参保人一年内多次就医、消费等,就知道这个人肯定是在的;反之如果一年都没动,就能筛选出潜在可能不在的参保人,然后再找工作人员上门、或主动联系核实。通过技术手段,人脸识别技术、甚至声音、指纹,对于骗保养老金的问题,更有预防作用。

  冒领养老金,破坏着国家养老保险的公平公正性和互助性,导致社保基金收支不平衡加剧,折射出的是诚信缺失、归根结底属欺诈行为,理当高度重视,采取有力措施,将此种欺诈行为,稳步铲除,维护社会公平与正义。可采取以下措施:

  其一、加快信息化步伐,实现信息共享。社保机构要主动作为,积极与医疗、公安、民政等沟通,准确、及时掌握“人口变动信息”,第一时间销除“逝者养老账号”,从源头上堵住“冒领”漏洞,让其不能“冒领”,构筑起“防冒领”牢固防线。

  其二、加大宣传力度,提升公众认识水平;要积极宣传社保意义、宣讲“冒领”危害与后果,引导社会提高认识;切实加强社会诚信建设,不断提升社会公众诚信水平;同时,改进监管方式,切实提高监管水平,不断查漏补缺;稳步消除“冒领”滋生土壤。

  其三,切实加大依法惩治力度,让其不敢、不愿“冒领”。依据相关司法解释,骗取养老金达到一定数额,将按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不过现实中,大多是退还了事,甚至追回来就已经很不容易;惩罚不力,助力着“冒领”现象屡禁不止。

  有法必依,否则相关法律就会成为“一纸空文”,要有效治理“冒领养老金”行为,理当运用亮出法律利剑,严格依法执行到位,该退的坚决退,当罚款的毫不留情罚款,应判刑坐牢的,则应及时进行审理、执行。

  “冒领养老金”,伤害的不仅是社会保障制度,也危及到了社会的社会风气;唯有标本兼治,多方给力,让法律显威,方能有效将此漏洞堵上,为社会稳定、和谐,筑起牢固的安全防线。

相关链接:

作者: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8-06-08 07:58:37
 
 
  我要发表留言  查看所有评论
 

*
 限制字数显示剩余字数,最大长度: 500 还剩: 500
用户名: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