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综合财经 > 正文
李均锋:要建立普惠金融领域监管透明度和市场约束机制

  在第十届陆家嘴论坛(2018)上,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表示,普惠金融可以为各类市场主体和人群提供合理有效的金融服务,使得每一位需要金融服务的人都能享受到合理金融服务。但“互联网金融不一定是普惠金融,普惠金融也不等于互联网金融”。

  他表示,要建立普惠金融领域监管透明度和市场约束机制,一方面让金融机构向市场披露普惠金融业务情况,接受市场监督,接受金融消费者的监督;另一方面政府和监管部门要披露普惠金融供给方的名单,要把谁是真正的普惠金融提供者向市场披露。

  李均锋在论坛上表示,当前我国发展普惠金融面临着五大机遇。

  第一大机遇:中国发展普惠金融有制度优势和体制优势。2015年,国务院发布了《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又提出要建设普惠金融体系,这意味着将有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小微企业、“三农”和扶贫领域,从政府顶层设计和制度保证上为普惠金融提供了保障。

  第二大机遇:在推进普惠金融发展的过程中,已形成了多元化、多层次的机构和产品供给体系,以及新型专业化信贷机构。他表示,目前我国农村已基本实现了每个乡镇都有一个营业网点,每个行政村都能依托一定手段为农民提供金融服务,每个农户都有基本账户,基本实现了“乡乡有机构,村村有服务,户户有账户”。

  从供给效果看,当前整个银行业普惠金融供给数量较大,小微企业贷款已达31万亿,占到整个银行贷款的25%,涉农贷款也达到了31万亿;获得贷款小微企业户数为1620万户,约25%的农户在银行有贷款。在金融扶贫领域,发放的扶贫小额信贷额达到了2500亿,约覆盖了26%左右的贫困农户。

  第三大机遇:以互联网、大数据为代表的信息科技技术在中国金融领域应用发展非常快。金融科技助推了银行业金融机构提高普惠金融效率,现在有很多商业银行都在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实现了线上融资,在线上发放小额信用贷款,实现了“秒贷、秒批”,效率非常高。

  同时,我国数字普惠金融的广度和深度在国际上也较为领先。在我国人均有6个账户,当然有很多账户可能是休眠账户,人均持有5张信用卡,金融支付电子替代率非常高,可以说中国在数字普惠金融方面广度和深度走在了世界前面。所以,我国发展普惠金融有很大的优势。

  第四大机遇:政府和监管部门制定的系列相关政策,包括货币、信贷和财税政策,对金融机构开展普惠金融业务进行差异化监管,为金融机构开展普惠金融业务提供了激励。

  第五大机遇:当前中国经济正在处于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阶段。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济结构转型的进行,金融业也在调整中,其中很重要的方面就是在一些过度竞争领域,对于杠杆率过高的企业实行降杠杆;在一些创新领域、新型产业,特别是小微、“三农”等薄弱领域加杠杆,使这些领域能获得更多金融服务,这个也是推进普惠金融的一个优势。

  挑战与机遇通常是并存的,李均锋认为,当前我国在推进普惠金融依然面临三方面挑战。

  第一方面的挑战是,基于中国企业数量、人口数量众多的国情,虽然开展了很多相关工作,但仍然有不少企业和群体还没有得到金融服务。在2000多万小微企业和5000多万个体工商户中,只有18%获得了银行贷款。在部分农村区域还没有金融机构网点,很多人群和企业使用记录没有被政府进行信用归集。也就是说金融服务有没有的问题还有一部分没有解决。

  第二方面的挑战是,目前对普惠金融领域客户服务成本还较高。由于普惠金融小而分散,定价普遍比公司客户、其他客户高,这就需要解决融资成本高的问题。另外,对这些客户提供服务的效率也需提高,普惠金融质量也需要提高。

  第三方面的挑战是,商业可持续性面临挑战。总体而言,普惠金融客户具有小而分散的特质,成本、违约概率也较高,对于金融机构实现相关业务可持续发展面临很多挑战。当前出现很多新业态、新模式,比如互联网企业从事金融业务,有些新型业态是以高额利益为客户提供服务的,诱使客户陷入债务陷阱或数字陷阱,这种模式追求短期暴利,是不可持续的。

  基于机遇与挑战,李均锋表示,下一步在推进普惠金融上有很多考虑:

  一是从供给侧精准发力。首先解决还没有享受到金融服务的企业和人群,让他们有均等机会享受金融服务这种公共产品,要在解决有没有金融服务方面精准发力。

  二是要在享受普惠金融好不好方面精准发力。要采取办法,降低普惠金融成本,提高普惠金融效率,使普惠金融客户享受到可承担、价格合理的普惠金融服务。

  三是要从机构侧发力。继续打造多层次普惠金融机构供给市场,培育发展地方发展银行,使地方发展银行更好的服务于社区,服务于广大农民和城市居民。

  四是要从普惠金融供给机制上发力。要求商业银行对普惠金融业务建立单独核算,资源配置、信贷人员、考核机制上要有专门政策。普惠金融供给方一定要更好地借助金融科技力量,让金融机构在提高金融服务效率和渠道上提高覆盖面和覆盖效率。

  五是在政策上、在有关配套政策上进一步打造发展普惠金融合力。郭树清主席也提到,发展普惠金融不是金融机构一家的事情,需要金融机构有动力,需要监管部门给它压力,需要货币政策给力,只有几方面形成合力,金融机构做普惠金融才可以既可持续,又愿意做,又可以获得一定回报。

  最后,要建立普惠金融领域监管透明度和市场约束机制。一方面,让金融机构向市场披露普惠金融的业务情况,接受市场监督,接受金融消费者的监督。另一方面,政府和监管部门要披露普惠金融供给方的名单,比如金融机构为市场机构提供金融服务的,要把谁是真正的普惠金融提供者向市场披露,防止互联网金融打着普惠金融的旗号,实际上赚着快钱,甚至非法集资,对这些机构要进行打击。同时,让金融消费者进一步增强在金融消费中的风险意识和保护意识,不能为一些高收益所诱惑。也要通过教育提高金融消费者的素质,进一步增强普惠金融市场透明度,既有监管者的监管也有市场监督,普惠金融才可以做成真正的普惠金融。

相关链接:

作者: 来源:中国银行业杂志 发布时间:2018-06-19 05:56:03
 
 
  我要发表留言  查看所有评论
 

*
 限制字数显示剩余字数,最大长度: 500 还剩: 500
用户名: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